搞笑文手
头像画师@蛋蛋
手机端封面画师@桃子

【金钱组】多年未见

【很久没有好好地写一篇文了,这个梗其实想写很久了,结果一直拖到现在……码完发现自己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渣】

【我也不是个会搭配衣服的人,所以很多细节描写就被我省略了……还望见谅】

【不要看标题似乎有些虐x这是糖】

 

阿尔弗雷德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王耀了。

很多年,直到阿尔弗雷德到了成家的年纪,他也没有再见过王耀。仿佛那个曾经陪伴他度过许多个年岁的人从未出现在他的生命里一样,消失得干干净净。

但是既然存在过,就必然会留下痕迹去证明那些相遇相知的回忆的真实性。比如一个保存了很久都没有删的手机号,比如网盘深处的照片,比如对方赠与的一件衬衫。

那件被压在衣柜底层的白衬衫是被阿尔弗雷德的表哥亚瑟翻出来的,因为他要监督阿尔弗雷德去相亲,以及帮他安排相亲时需要的服饰搭配。

“我终于明白你妈为什么要我来监督你了——你的衣柜这么乱是为了养蟑螂的吗?”亚瑟把一件件衣服扯出来、打量一下、摇头、叠好扔在阿尔弗雷德的床上,“而且品味差,我开始心疼那个要和你相亲的姑娘了。”

“别担心,亚蒂。hero会让那个姑娘爱上我的,前提是我真的会对她有好感。”阿尔弗雷德穿着睡衣在一旁吃亚瑟做给他的早餐,丝毫不在意对方对他的衣柜和本人的刻薄的评价。

他看着亚瑟从底层翻出那件衬衫,上面还残留着过去溅上去的可乐的痕迹,看上去脏得很。

“我需要向蟑螂道歉,能把这种衣服还留着的地方看来并不适合它生存。”亚瑟很是恶意地说着,他依然对于自己被强制要求帮阿尔弗雷德打扮有着很大的怨念,“该死,我为什么不带着你直接去买一件衣服?”

“新买的衣服味道不好。亚蒂你冷静点,hero就算穿着麦当劳的工作服也一样可以上阵。”

“然后吸引一群小孩子围着你转,好让你逃掉相亲?”亚瑟转过头把那件衬衫丢给他,“放弃吧阿尔,就算逃得掉这一次,你还能逃一辈子?”

亚瑟说对了,事实上阿尔弗雷德一点也不想去和那个被评价得很好的女孩相亲,他更愿意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在家睡到大中午,然后叫一份外卖边吃边玩他新买的游戏。

他并不喜欢相亲,但他确实有点想要一个能和他共度余生的人。

 

阿尔弗雷德单身了三年,三年前他的不知道第几任女友提出了分手,理由是她觉得阿尔弗雷德比起爱她更爱他的垃圾食品。而阿尔弗雷德认为她眼里的垃圾食品确实比她做的东西要好吃,所以对于再度成为单身狗这件事,他并没有觉得悲伤,反而觉得自由了不少,至少没有人能阻止他自由地选择早午晚餐了。

阿尔弗雷德只承认两个人做的饭菜比快餐美味,一个人是他亲爱的妈咪,一个人是王耀。

又是王耀。

阿尔弗雷德觉得王耀其实无处不在,他总是在一些很微妙的时候想起这个人以及和他相处的日子里的一些细节。比如王耀的厨艺很好,如果不是学业很紧,他大概可以去学校食堂帮工赚些生活费——王耀的家境不是很好,他的妹妹就因为家里实在不能同时供两个孩子念书而被过继给了别人家。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是初中时认识的,那时候王耀的妹妹就已经不在王家了。但是王耀经常会提起他那个可爱的妹妹,在王耀的描述里,她一直是个很好的女孩。

 

“我真庆幸你还有几件拿得出手的衣服。平时你工作的时候到底穿的什么?你上司居然没有炒了你。”亚瑟从满床的衣服中拣出了几件在他看来还算入的了眼,正打算递给阿尔弗雷德,就看着对方还在对着那件脏了的白衬衫出神,于是一气之下把衣服扔了过去。

“赶紧换上,没多少时间了。”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OKOK,亚蒂你可真像我妈咪。”他当然不会告诉亚瑟其实他的西装就在床底下。

亚瑟瞪了他一眼:“如果我是你妈咪,我就会让你扔掉那件糟糕的衬衫——说真的,你为什么还留着?我并不觉得你还会穿它。”

阿尔弗雷德只是摇头:“它很重要。”

“女朋友送的?”

阿尔弗雷德并不作答。

 

那是王耀送的,在他们高中的毕业典礼上。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住了同一个宿舍三年,王耀的衣柜里从高一开始就基本没变过内容。

除了阿尔弗雷德强行送他的一件外套。

所以当王耀送他衬衫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的第一反应就是他哪儿来的钱。

“你也知道的,临考那几个月我胃口不好,省下了的伙食费而已。”王耀无所谓一般地耸肩,“就当是作为你那件外套的回礼了,你要是不收就把你上次欠我的一顿饭还我。”

阿尔弗雷德没说话。彼时他和王耀站在渐渐空了的教学楼里,昔日朝夕相伴的同学一个个收拾了书包离开,大把大把的试卷和教科书被留在了教室的储藏室里,堆了满满一地,白花花的像是他们未知的未来一样带着几分不安和不舍的凄凉味道。

“我说,以后少吃点快餐,本来就有点小肚子,再胖就没妹子要你了。”王耀把装着衬衫的纸袋塞进阿尔弗雷德怀里,微笑着,眼睛有点红,“喂,说点话啊。怎么,被我感动了?”

感动,当然感动。不只是感动,阿尔弗雷德简直想把他一把抱紧,然后哭着说一些任性的话。

但是到底要说什么,阿尔弗雷德却也并不很清楚。他的脑子里空空的,只是看着眼前的王耀,听着王耀的话,仔细地想将其刻在记忆里,就像这是他和王耀的最后一面一样。

“我倒是觉得就算妹子嫌弃我的小肚子,也不会和你交往的。看,一米六j……”阿尔弗雷德话还没说完,就被王耀一拳打在了肩上,不重,却也有几分力道。

“再提这个我就锯了你的腿。”王耀咬着牙恶狠狠地说,语气中倒是带了几分笑意,“我走了啊,我妈叫来的司机等久了会生气。”

“那,再见?”

“嗯,再见。”

王耀说完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肩,抱起一旁放在桌上的厚厚的书——据说是要拿回家卖钱的——干脆地转身走出了教室门,然后一个转弯消失在阿尔弗雷德的视线里。

阿尔弗雷德突然感觉鼻子有点酸,却只当是电风扇吹多了受了凉。

 

………………………………

 

“回头你绅士一点,不许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你单身事小,对方和柯克兰家关系不错,要是因为你而有了矛盾,我就给你做仰望星空。”

亚瑟开着车送阿尔弗雷德去相亲的咖啡厅。其实阿尔弗雷德自己也有车,但是亚瑟总是怕他掉链子,所以坚持自己送。

“那我回头怎么回家?走回去?”阿尔弗雷德对于哥哥的谨慎过度有些无奈,“亚蒂你不用那么担心,hero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而且为什么相亲的地点总是咖啡厅,就不能换个地方?”

“大概是小姑娘觉得这地方很有氛围?其实我更推荐去西餐厅。”

“或者M记?”

“够了阿尔,我知道你没那么喜欢呆在那种地方。”亚瑟失笑,“那里太闹了。”

“OK,不愧是我哥,真懂我。”阿尔弗雷德对于自己的伪装被识破这一点并不觉得尴尬,“但是西餐厅太拘谨了,我也不喜欢。”

“所以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咖啡厅里氛围刚刚好,还有你喜欢的甜品。”

但是那里没有我想要见到的人——阿尔弗雷德默默地想。

“好了,下车。希望对方没有等太久……哦,王耀你已经到了啊。”

王耀……阿尔弗雷德开门的手顿住了。

 

其实王耀和阿尔弗雷德所考上的大学离得很近,也就一两条街的路程。王耀对于这一点很高兴,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到了新城市后,趁着还没正式开学,两个人几乎把一个小小的区逛了个遍。

当然,王耀一直只是走和吃,顺便物色了一些适合打工的地方。

那时候阿尔弗雷德想着一定要和王耀一起打工,却不想自己的专业课程多如狗,尤其是大一的时候,排得满满的,比王耀累得多。

“我打工是为了赚生活费,你呢?攒钱买游戏还是泡妞?”王耀在某个假期的夜晚去了阿尔弗雷德的宿舍蹭被窝,就像他们高中时经常做的那样,在秋意渐深的日子里盖着同一床被子取暖。

“你就不能觉得hero是为了勤工俭学发愤图强自给自足?”阿尔弗雷德气愤地戳了戳王耀的背。

“成语用得不错,比高中时好多了。”王耀失笑,“你还是好好上课吧。你不像我,我是不得不去赚钱,而你完全可以把这些时间省下来好好地花在学业上。”

“然后干一番大事业赚钱养你?”阿尔弗雷德坏笑着抱住了王耀的腰,没有被拒绝。

“好啊,养我。你说的,我记账了啊。”

然而王耀记了帐,却并没有找阿尔弗雷德兑现。

他们的时间越来越没有交集。阿尔弗雷德给王耀发短信的时候,对方不是在上课就是在打工。加上又是两个学校,原本并不是很远的距离也渐渐显得长了许多。再后来忙起来,也有了各自新的交际圈,交流也就渐渐少了。

阿尔弗雷德倒是经常想起王耀。去食堂打饭的时候看见鱼香肉丝会想起那是王耀爱吃的菜;和舍友一起打篮球的时候会想起王耀高中时上篮的狠劲和魄力;和新交的女朋友逛街路过一家快餐店,会想起王耀似乎曾经在那儿打过工,但是现在已经不在那儿干了……阿尔弗雷德其实很想把这些回忆说给王耀听,掏出手机后却又觉得自己似乎太矫情了,又觉得王耀忙大概没时间理自己,便也放弃了。

再后来,学车,考证……一点点地榨干了假期的时间,阿尔弗雷德却也没再和王耀见面。

直到阿尔弗雷德大三的时候买了一罐可乐,不知道被哪个混小子趁他不在时做了些手脚——阿尔弗雷德拉开拉环的瞬间被溅了一身,刚刚好,他那时穿的是王耀送他的那件衬衫。

这回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找王耀一趟了。他觉得这件衬衫无论对自己还是对王耀来说都很重要,或许王耀听说后会狠狠地教训他不小心,或许会耐心地教他怎么去污渍,或许会有些心疼那时画的小钱钱。

阿尔弗雷德给王耀打了电话,却显示那边是空号。

阿尔弗雷德慌了,换了衣服就往王耀学校跑。进了王耀的寝室才发现四人间的宿舍只剩下了一个人。

王耀已经找到了实习的单位,而且搬出去很久了,据说还搬了家,新找到的地方房租比学校宿舍还便宜。顺便换了手机号,但没人知道他的新号码。

这些,都是王耀的舍友说的,而不是王耀亲口告诉他。

阿尔弗雷德走出王耀的学校的时候胸口有些堵,内心很是复杂。他知道王耀做什么决定都是他的选择,自己没什么资格干涉。但是知道是一回事,伤心是另一回事。阿尔弗雷德觉得王耀很不把他当一回事,但明明曾经不是这样的。

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让王耀生气了,还是王耀觉得自己这么久没联系他索性也懒得理他了,还是说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阿尔弗雷德想不通,想得头疼也想不通。

于是他蹲坐在王耀学校门口的樟木树旁,捂着脸,有些想哭却又哭不出来。

从那时起,阿尔弗雷德就真的没再见过王耀了。

直到今天。

 

“好久不见,阿尔。”王耀看见了亚瑟车里的阿尔弗雷德。他和亚瑟握了握手,然后拉开了阿尔弗雷德开了一半的车门。

阿尔弗雷德很快冷静了下来,顺着王耀的力气开门下了车,然后打量了一番对方而今的模样,微笑着说:“好久不见,王耀。今天hero的相亲对象不会是你吧?”

“当然不是,是我妹妹。”王耀似乎长高了些,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过去留着的长发剪了,改了刘海,没了少年的青涩,多了不少老成和圆滑的味道。以及那一如既往的微笑,明明是和记忆中一样的弧度,却总感觉带了几分城府。

“那个过继给别人家的妹妹?”阿尔弗雷德还记得王耀当年总是向他提起过的女孩,“你们现在相认了?”

“相认很多年了。不过我也是几个小时前才知道她今天的相亲对象是你。”王耀露出有些困扰的表情,“很抱歉,她似乎有些叛逆,今早就离家出走了,到现在也没找到她。”

阿尔弗雷德突然很欣赏那个女孩:“这么说,今天的相亲要取消了?”

“如果林家十分钟内依然没能找回她的话。”王耀注意到了阿尔弗雷德不加掩饰的轻松,挑了一下眉,“并不想让你们久等,所以如果梅梅依然没有出现,就请先回吧。”

亚瑟倒是没意见,他本来就是被强拉过来看着阿尔弗雷德不要出岔子的。只是对于阿尔弗雷德居然和王耀认识这一点感到有些意外,亚瑟比阿尔弗雷德大了几岁,对于阿尔弗雷德的交际圈也只知道他工作后的一部分。至于学生时期的朋友,叛逆期的阿尔弗雷德可是一点也没和家里透露。

“那么……”亚瑟确实是想顺着王耀的意思离开,反正阿尔弗雷德也不想来相亲。但是一如既往的,阿尔弗雷德总是不按亚瑟预想的那样走。

“王耀你也要去找她吗?”阿尔弗雷德打断了亚瑟的话,直直地看着王耀的眼睛。

王耀被他看得有些愣神,却也很快反应过来:“当然,有什么话要我带给她吗?”

“不如hero和你一起找好了。”阿尔弗雷德无视身旁一脸复杂的亚瑟,“反正也闲着。”

 

最后阿尔弗雷德用了各种理由把亚瑟哄回了家,然后自己坐上了王耀的车。王耀的车里很干净,摆了几个靠枕和小摆饰,都是可爱的类型。

“你爱人放的?”阿尔弗雷德试探着问。

“我还是单身。”王耀回答得干脆,像是带着些许暗示,“你居然还没改掉那个自称?”

阿尔弗雷德微笑:“留着或许有用。”

“有用?”王耀有些好奇。

“比如或许会有人和某个混蛋提起hero,然后让他知道,hero现在过得怎么样,在哪里,以及——一直在找他。”

王耀紧握着方向盘直视前方:“你居然会这么有恒心地找一个人?看来他确实很混蛋啊。”

“是啊,”阿尔弗雷德一边扣上安全带一边点头,“一个不辞而别的混蛋。”

一时沉默,王耀开着车满大街闲晃,并没有在好好地找人。而阿尔弗雷德侧头看着窗外变换的景色,突然有点想给王耀一个拥抱。

于是他在王耀把车停在一个停车场准备下车的时候真的这么做了。而王耀,就像曾经阿尔弗雷德无数次拥抱他一样,没有拒绝。

阿尔弗雷德很想问问王耀,那时候不辞而别到底是为什么,这些年过得好不好,为什么还没结婚,是遇不到合适的,还是想他一样一直在等一个人……

但是最后却是王耀先开了口:“其实亚瑟和我算是同事,不过部门隔得远,所以他大概也就没和你说起过我,也没向我提起过你。”

阿尔弗雷德加重了拥住王耀的力道,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八卦一点去打听亚瑟公司的事。

“以及那时候不辞而别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为什么?”

王耀轻轻地笑出声:“喜欢上一个总是吃垃圾食品的胖子,说出去有点丢人啊。”

“Hero只是有小肚子。”阿尔弗雷德反驳。

“那时候你确实胖了。”

阿尔弗雷德总是说不过王耀,不过这没关系,他知道王耀并无恶意。

相反的,他能从王耀的话里读出许多掩藏着的情话。比如“我其实一直很在意你”,比如“我们隔了这么久才重逢都是亚瑟的错”,比如“你现在胖不胖我就不知道了,有本事脱了给我看”……

比如——“我爱你”。

“那么你是不是该把你的新手机号给我了?”阿尔弗雷德从兜里掏出手机,“hero可是从没换过手机号。”

“是吗,我以为你换了。”王耀接过他的手机按下一串数字。

“这就是你一直没联系我的理由?”

“不,想通了之后我以为你已经有了归宿,就没找你。”

阿尔弗雷德只好狠狠地吻上王耀的唇以示惩罚:“那hero现在可不可以带着男朋友回家宣布出柜了?”

“先等我们找到梅梅吧。”王耀无奈地推开他,“别着急,亲爱的,我们有的是时间。”

阿尔弗雷德只好同意,跟着王耀下车开始搜索整条街。

他确实有些心急,毕竟他等了很多年。但是他和王耀确实还有很多时间。阿尔弗雷德握住王耀的手,并肩走在大街上。深秋午后的阳光很暖,一如他和王耀此时的心境,和他们美好的未来。

 

END


评论 ( 8 )
热度 ( 60 )

© 松野竹子_社畜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