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文手
头像画师@蛋蛋
手机端封面画师@桃子

【好茶/冷战】无非(第二章

我才不会让极东虐,这对哥们儿全程暖x


 

【不是所有的“绅士”都读作“hentai”】

 

王耀和王湾约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虽然王耀起初觉得让女孩子熬夜不好,但王湾表示自己熬夜熬惯了的,所以没关系。于是王耀便也妥协了。

十点五十分的时候王耀和熬夜赶稿子的本田菊啃完一顿夜宵,顺便给王湾带上了几块豆沙糕就准备出门。

“耀哥一路顺风。”本田菊扒着房门向王耀告别,“顺便可以帮在下催一下湾桑的稿子吗?”

“嗯?湾湾?她还帮你写稿子了?”王耀只知道王湾和本田菊关系不错,却不曾听说王湾也在帮本田菊出本子。

“不,是画。”本田菊依旧扒着门框,“耀哥不知道?”

王耀还真不知道,看着本田菊一双可怜的黑眼眶他也不忍心多问,只是点头答应下来然后催本田菊赶完稿子赶紧睡。

到女寝的时候王湾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毕竟都是王家人,比约定提早五分钟到达是良好的习惯。此时门卫上的阿姨也已经下班,整个一楼大厅安静地诡异。

王湾从里头给王耀开了门。王耀下意识看了一下手表,上面的三根指针已经不动了。

“湾湾,小菊的稿子后天就要交了。”王耀看着愣住的王湾不紧不慢地说,“你完成多少了?”

王耀知道王湾的性子,无论什么事儿王湾都是要耗到临了才开始动手。虽然这番话说出来就是逼王湾今名两天熬夜赶稿子,王耀是很不忍心的。但是王湾那么点好奇心,今晚要是不拦着她,她肯定会跟着王耀去探探女厕那东西。王耀对自己本就没什么信心,他又不是什么阅历颇高的老道,小小的邪祟倒还应付得了,现在要面对的东西来历不明,他不能让王湾也冒这个险。

王湾自然是干笑着说自己今晚就赶工,跪求菊太太稍等之类的话。王耀一边默默想着“计划通”,一边装作很有经验一般鼓励了王湾几句。随后到了六楼,王耀轻轻把王湾往她的宿舍的方向推了一把,随后挥挥手示意王湾放心。

“等哥搞定那玩意儿,你和小菊交完稿,咱们出去搓一顿。”

 

女厕此时安静得很,王耀进去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一股子寒气。明明是快入夏的时候,却冷的叫人难受。

王耀站在了王湾描述的昨夜娜塔莎所在的位置,正对着有些脏了的镜子,正好看见了镜子映出的身后的厕所隔间。

果然是那里么?王耀心想,顺便忍不住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脸壮壮胆——实在打不过就出卖色相!虽然鬼魅可能不吃这套。

深呼吸一口气,王耀转身放轻了步子走向隔间,右手伸进裤兜握住贴了符咒的匕首。接着握住隔间的门把一拉——

没打开。

同时响起的抽水声惊得王耀一身冷汗——难道里头有人?!等等她不会要出来了吧?!我会不会被当作变态?!不妹子你听我解释!

就在王耀心头奔过一群草泥马的时候,从他握着的门把手上传来一阵寒意。王耀一惊,松开手立即回退,堪堪避开撞开门袭来的寒风。

擦过风刃,王耀揉揉鼻子猜测着自己会不会被冻感冒,一边抽出匕首挡在胸前。

“我看你也是个女生,你要是乖乖离开不害人我就不对你出手。”王耀觉得这台词他都快背熟了,但是该说的他还是得说,毕竟得给那些失足鬼魅一点改过自新的机会——虽然他从来都是白说的。

果然,淡紫色的风刃直冲而来。王耀估计着自己大概挡不下这一击,便挥起匕刃砸去,同时侧身躲过。接着伸手往裤兜里掏备用的符咒。

“哥?!”偏偏不巧,王湾的声音突然响起。王耀不知道这是不是那东西所造的幻觉——他不是没遇到过,有一次他就遇到过一女鬼,以为王湾是他女朋友便化作王湾的模样勾引他。好不容易灭了那女鬼,王耀却是有半个月不敢直视王湾那张脸。

虽不知是否是幻觉,但王耀还是下意识地往声源处看去——还真的是王湾!此时王湾抱着画了一半的稿子无措地站在洗手间门口,大概也是看见了那东西,急得大喊:“小心!”

晚了,王耀此时只来得及侧身把符咒扔出去,至于能不能打中还真不好说。他一边想着这回大概是栽了,一边思考那东西要是伤了他之后能不能放过王湾一马。

果然,符咒被风吹开,王耀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紫色,犹豫着要不要闭上眼睛死的好看点——毕竟瞪着眼珠子可丑了。

就在这时,一道绿色的光直刺过来,几乎是擦着王耀的脸击中了那邪祟。随着一声女人的惨叫,王耀也重心不稳跌倒在地。惊魂未定下,王耀喘着粗气看着紫色散去,才把目光移向救命恩人。

“没什么本事就不要随便来冒险,这不是开玩笑。”对方看着狼狈的王耀走过来,一脸的嫌弃。

王耀差点就爆了粗口。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隔壁宿舍那个不羁的弗朗的死板舍友。名字还挺好听,王耀开学的时候第一个记住的不是自个儿宿舍的人的名字,而是他的——“亚瑟·柯克兰”。

当然王耀想爆粗口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是亚瑟,其实王耀和他并不熟,也就是偶尔擦肩的几面之缘。只是王耀看着他手里那本包装奇怪的书怎么看怎么眼熟,怎么看怎么和他玩的游戏里牧师手上的那种像是一个画风的。

“怎么,吓傻了?”亚瑟并不知道王耀此时脑补了什么,只当是他或许受了伤。但是亚瑟想询问伤势的时候,话一出口却变成了讽刺,对此,亚瑟不禁暗骂自己难道是损弗朗西斯损久了都不会好好说话了么。

然而王耀并没有在意他,只是掏出一张符咒往亚瑟脚踝处扔去。亚瑟一惊,看过去的时候只见着了渐渐淡去的黑雾。

“什么奇怪的小鬼,老是攻击那地方。”王耀皱着眉骂了一句,然后站起身拍了拍灰,“这样我就不欠你情了。嗯……你还记得我不?我是你隔壁的王耀。”

“记得。”亚瑟点点头,“你是个法师?”

王耀也是点点头:“你呢?”

“巫师。”

“牧师?原来你是个奶?!”

天地良心,王耀不是故意听差的。等到他说出口才意识到人家说的是“巫师”,然而亚瑟已经是一脸茫然。

“奶?什么奶?牛奶?”

“奶你个队友啦!”王耀不知如何解释,这时目光撇到了还站在洗手间门口不知该不该进来的王湾,便向王湾露出一个微笑,“没事了,别怕。”

王耀话音刚落,王湾便哭着跑过来抱住王耀:“对不起哥,我刚才不该喊你的……你没受伤吧?”

“没有没有,湾湾你别哭啊!”王耀搂住王湾哄她,“话说你怎么跑过来了?”

王湾松开抱着王耀的手举起画纸:“我忘记这里的剧情了……”

“……”

 

护送王湾回了寝室,王耀揉了揉其实被冻伤了但是不敢告诉王湾的左手臂,准备回自己的宿舍楼,却发现亚瑟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不走?”王耀用右手手肘碰了碰亚瑟的手臂。

亚瑟似乎是有些尴尬的样子,沉默了几秒才回答:“我想再检查一下那里……”

“你想对女孩子们起居的地方做什么?”王耀想起舍友阿尔弗雷德曾说过亚瑟是个绅士,这个“绅士”不会是读作“hentai”的吧?

于是亚瑟终于道出实情:“弗朗今晚带了女生回来……”

王耀在心里骂了弗朗西斯一句“禽兽”,一边心疼这个有宿舍又不好意思回的人。

“……要不要去我那儿挤一晚?”

“……可以吗?”

“来来来!”

 

 

TBC

 

下一章——你们猜猜弗朗和贞德一晚上都干了什么?x


评论 ( 23 )
热度 ( 31 )

© 松野竹子_社畜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