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文手
头像画师@蛋蛋
手机端封面画师@桃子

【金钱组】hero我有特殊的求婚方式

和哥哥大人交换的梗

脑洞源自纽约时代广场的一人剧场

我果然不擅长写求婚……最后的画面借用了一个梗……然而我不记得我是在哪里看到的了……【←你】

BUG满满,OOC满满,请注意

文风依旧死蠢,望不嫌弃【土下座】

 

 



阿尔弗雷德决定向王耀求婚。

这并不是一时兴起,也不是因为觉得好玩。阿尔弗雷德觉得这是自己自出生以来做过的最郑重的决定,尽管他的亲爱的哥哥依然觉得他只是垃圾食品吃多了脑子犯抽。

事实上,在这之前,阿尔弗雷德就已经为了向王耀示爱做了很多准备了。比如说每天都去给王耀送早饭,从一开始的汉堡可乐,到被王耀踹了一脚后换成的油条豆浆。除了阿尔弗躺医院里那几天,他几乎是十分完美地保持了每天到王耀家楼下报到的记录。

当然,王耀的弟弟王嘉龙在某一天告诉他,其实王耀比起豆浆更喜欢豆腐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或许值得一提的还有王耀卧室里摆满了的熊猫玩偶、kitty抱枕,还有各种各样可爱的布偶——不算王耀收到的生日礼物,基本上都是阿尔弗以各种花式理由送的。

对此,王耀的妹妹王湾表示——土豪你可不可以也送我点,不要玩偶,就你隔壁那个本田菊的床底下的本子就行。

如此昭然若示的行为,连王耀公寓隔壁的满脑子泡菜的任勇洙都看得出阿尔弗的心思。但是王耀并没有正面回应过他——至少阿尔弗的记忆里并没有。但这阻止不了阿尔弗一腔热血洒在伟大的求爱之路上,所以在消耗了三杯可乐后,他向手机里除了王耀的所有联系人发送了这样一封短信:

“hero我要向王耀求婚啦hhhhhhh祝hero好运吧!☆”

然后关机,把祝福的、吐槽的、惊讶的的回信挡在了黑色的屏幕后。

他需要时间来准备一场独一无二的求婚,在这期间,他只需要有人愿意配合他就可以了。

 

出乎意料的是,阿尔弗与王耀共同的好友们都很乐意帮助他。当然,不排除有些人是来看热闹的,或者是想来看他被拒绝后灰头土脸的狼狈样。阿尔弗并不介意,很是大方地许诺给他们每人一杯可乐后,迎着“谁要那种东西啊!”的声音走进了事先准备好的黑色箱子里。

那是他亲自设计的箱子,不到三平方米的占地。内部分成了两部分,一方是舒适的座椅,另一方则像一个小型舞台。正如阿尔弗打的幌子一样,这是一个一人剧场。王耀会被箱子外的人们怂恿过来围观,而阿尔弗会抽中他来观看自己的表演,然后借着表演的名义完成他真正想做的事。

完美的计划,如果能完美地进行下去,阿尔弗觉得自己一定会把它写进自己的自传里。不过并没有什么人会看就是了。

然而当王耀打开厚重的铁门走进来的时候,阿尔弗对上了王耀波澜不惊的双眸,在那一瞬间大脑彻底放空,关于接下来的台词,关于他将要做的事情,像是被王耀识破了一般从他的大脑中溃逃。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英雄难过美人关”?阿尔弗雷德为自己这么解围。

“我是听说今天有大牌明星来表演才过来的,结果原来是你啊。”王耀很是淡然地坐在观众席上,像是没有发现阿尔弗的失态,“那么,你想给我看什么,我的大明星?”

阿尔弗不自然地咳嗽了一声,大脑高速运转,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扑克牌:“魔术,想不想看?”

意料之中地,王耀挑了挑眉,掩饰不住的戏谑的是只对阿尔弗才显露过的神情。不得不说,阿尔弗真的很喜欢王耀这副模样,不同于对他弟弟妹妹的宠溺,或者对他的朋友同事们的温文谦逊。在阿尔弗面前的王耀就像一只高贵的猫,慵懒而骄傲。

对此,阿尔弗那个粗眉毛哥哥曾对他解释:“那是因为你蠢,而他只是把想对你竖的中指换成了鄙夷的眼神。”

当然,阿尔弗不会相信那个坑了他味觉的哥哥的话,他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为那是独属于自己的不一样的王耀而兴奋。

就像此刻,面对王耀刻薄地说出“不就是转移注意力和拼手速么”这样的话,阿尔弗很是潇洒地把纸牌向上一抛,在纷纷扬扬落下的纸片中,勾起唇角:“那么,hero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王耀重复了一遍,“我只听说你演讲很在行,原来也会讲故事?”

“这两者也是有共通处的啦。不过如果你想听hero演讲的话……”

“不,你还是将故事吧。”王耀及时打断他,“希望不是老套的英雄拯救世界的故事。”

阿尔弗雷德耸耸肩:“是一个英雄的爱情故事。我想你大概会喜欢?”

“事实上并不。”王耀十指相扣的双手垂在大腿上,“但是既然来了,听听也无妨。”

这样的许可,阿尔弗雷德求之不得。

 

将灯光调暗,阿尔弗有点看不清坐在对面的王耀的表情。抱着对方正在认真地听的猜测,阿尔弗清了清嗓子,让自己显得冷静一些。

“嗯,英雄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他哥哥家……”

 

第一次见到王耀,是在亚瑟·柯克兰家里。阿尔弗雷德的那位英国堂哥与王耀是故交,阿尔弗去亚瑟家蹭吃蹭喝蹭睡的那天,亚瑟正好在给王耀的弟弟王嘉龙补习英语。王耀带着弟弟道完别拉开房门的时候,阿尔弗正准备敲门,于是没有碰到门板的手指在王耀惊讶的眼神中滑下,接着划走了整个世界的喧嚣。

可惜的是那一次初遇实在不是很美好的回忆,至少阿尔弗记得自己那天很是随意地套了件短袖衫,穿着有点破旧的运动裤,还拖着一双拖鞋……

当然王耀也好不到哪儿去——领口和衣角有些翻折的白衬衫,衣袖上还有奇怪的褐色斑点;宽松的牛仔裤,还有一看就知道穿了好几年的运动鞋……但是阿尔弗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王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上。

阿尔弗很喜欢那双眼睛,那让他想起了甜甜的巧克力。

 

“英雄并不觉得那是一见钟情,但他确实开始注意那个人了。”阿尔弗回忆着,笑得很开心。

“然后呢?既然是英雄,大概会有什么拯救世界的故事吧。”王耀很少在别人说话的时候插嘴,阿尔弗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因为王耀也和他一样想起了过去。

“聪明!那么你猜得出后来的故事吗?”

 

阿尔弗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喜欢上王耀的。只是跟随大脑的指示,接近他,探索他的喜好,然后讨好他。无论是看到王耀无奈而又不好生气的表情,还是被王耀收到礼物后的笑容暖了心脏,阿尔弗总能觉得这个世界是爱他的——因为它让他遇见了王耀。

于是作为回报,阿尔弗在偶然遇见了一场抢劫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冲向了劫匪。

嗯,并不是所有见义勇为的人都是铁打的。阿尔弗在警察赶来前扫了大半的劫匪,然后一个大意,后脑勺被人用棒球棒狠狠一击。被放倒的时候,阿尔弗空白的脑海中蹦出了一个词——“F*ck!”,然后就是一片温暖的泛着光的琥珀色。后来阿尔弗再次想来的时候,觉得那应该是王耀的眸色。

是的,在医院里躺了连他都不知道有多久的时间,阿尔弗睁开眼的时候脑袋还是很痛,痛得他想把汉堡蘸着可乐吃。于是吃痛的声音吵醒了趴在床边睡觉的王耀,猛地一抬头,看着阿尔弗咬着牙痛得流泪的样子,默默地用双手捂住了脸。

“耀?”阿尔弗的视线一片模糊,但他还是辨认出对方的身份,“你……”

“闭嘴。”王耀的声音有点沙哑,听不出情绪。这让阿尔弗有点害怕,他从未听过王耀这么说话,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

王耀并没有察觉阿尔弗的心理活动,他放下手,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探过身子按下了病床头的按铃。

在靠近阿尔弗的时候,王耀面无表情地说:

“快点好起来,我家已经一个星期没人送早餐过来了。”

阿尔弗不知道这算关心还是威胁,不过他的心脏为此跳动地很激烈,让他产生了心脏大概也受创了错觉,但是并不痛苦,反而很开心。

 

“因为觉得或许真的有一天自己会突然离开这个世界,所以英雄决定向那个漂亮的东方人求婚。虽然对方并不喜欢有人用‘漂亮’这个词形容他,或许他也算不上是很漂亮,但在英雄的眼里,他就是他的世界里的阳光。”

“果然还是很老套的故事啊。”王耀不客气地吐槽,“所有英雄都会想要个美人,在他拯救世界后给他一个吻么?”

“并不是所有的英雄都需要一位和他相称的美人,hero只是想要和你在一起而已。”

阿尔弗突然的表白让王耀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他有顾虑,家庭,事业,还有性别问题都让王耀不敢踏错任何一步。更何况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前进。

“Hero知道你在想什么,或许你也觉得hero很幼稚吧?”阿尔弗没有给王耀回答的机会,他的手在轻微地抖动,他已经试想过了很多种王耀拒绝他的可能,“亚瑟也说hero给不了你一个你想要的未来,大概你规划的生活里也从未有过hero的一部分。你的世界像一杯温热的绿茶,而hero的就是冒着气泡的可乐——嗯,亚瑟是这么说的。”

阿尔弗低垂着头,露出了自嘲一般的笑容,那是他从未在王耀面前显露过的表情。而王耀坐在阴影里,紧抿着嘴唇,在凝固了一般的空气里试图找到一个突破口。

“但是hero想试试,”阿尔弗突然抬起头,笑得有点难看,“hero想和你一起创造我们的未来。嗯,不过大概会很糟糕就是了……”

“你都知道很糟糕了,还敢说?”王耀扣住的十指紧了紧。

“Hero就是要敢于接受挑战嘛!”

“嗯,还拉我下水。”

“不过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的话……”阿尔弗耸耸肩,站起身,走向了王耀。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似乎听到王耀倒吸了一口气。

在合适的距离站定,阿尔弗单膝下跪,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一个汉堡。

这一次不是错觉,阿尔弗确定自己看到了王耀想一板砖抽他的表情。但英雄就是要不畏艰险,于是阿尔弗还是把汉堡放在了王耀手上。

“现在你有一个汉堡,你愿意和hero交换吗?你分给hero半个汉堡,hero给你hero的一半人生。”

阿尔弗觉得自己说这话的时候一定很帅。他看不太清在阴暗中的王耀细微的表情变化,但是对方睁大的眼睛中的惊讶他还是看得到的。

“那么,耀,你的答……”

“我记得,你还欠了我一笔钱没还……”

一瞬间,阿尔弗觉得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我们家的规矩是不还钱就以人抵债。所以,”王耀歪着头,一脸奸商式微笑,“所以说你整个人都是我的还分什么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阿尔弗给了王耀一个拥抱。

怀里的身体在细微地颤抖,阿尔弗知道王耀还是有顾虑、甚至是些微的恐惧。事实上阿尔弗对未来也并不是那么有信心,但是既然王耀接纳了他,他就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

他相信王耀也是一样。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68 )

© 松野竹子_社畜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