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文手
头像画师@蛋蛋
手机端封面画师@桃子

温柔半两(新年番外篇)

正文完结后的故事

有肉有求婚(不要太期待……)

其实一点也不黄暴……

所以你们都知道的这会是一个HE

真的很渣求不打脸///△\\\

和谐词汇你大爷qwq



被按倒在床上的时候,松冈凛满脑子只有两个字——“卧【】槽”。
不是没想过会s【】ex,交往后也特地去查过一些这方面的资料。但松冈凛是个偏冷淡的人,七濑遥也并是很血气旺盛——毕竟是近而立之年的人了,所以同居了两个月,两个人晚上也一直是蒙上被子纯睡觉。
松冈凛也在某天为了学习下载G【】V的时候试想过,他和七濑遥的第一次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当然他什么都没想出来,因为实在太羞耻了。
不过,他绝对想不到,他原本以为的应该是浪漫的温柔的初【】夜,居然就这么混乱地,溺在了满满的酒精味里……
没错,七濑遥喝醉了。

那天是真琴的婚礼,七濑遥做的伴郎。松冈凛坐在叶月渚和龙崎怜的旁边,僵直着身体紧盯着橘真琴的背影——当然,他发誓他对那个多年的好友一点非分之想也没有——他只是不敢直视一旁的七濑遥。
因为不知为何,七濑遥正用一种有点凶狠的眼神看着松冈凛,逼得松冈凛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总不会是因为自己刚刚和新娘的闺蜜们寒暄了几句就吃醋了吧——不过七濑遥应该也没这么无聊到把心思浪费在这上面吧。
可惜,松冈凛还是太天真了。
七濑遥真的吃醋了。因为他居然觉得松冈凛和那个女生很般配。事实上,虽然他已经是松冈凛的男朋友了,虽然他甚至可以在松冈凛身上贴上“七濑遥的人”这样幼稚的充满占有性的标签,他还是害怕松冈凛会离开他——就像他之前那样。
他不确定松冈凛是否像自己爱他一样爱着自己,他不知道松冈凛是否能像自己一样对性别毫不在意——他总觉得松冈凛总有一天还是会爱上一个女孩,然后和她结婚,而自己再度变成了那个对他来说亦敌亦友的人——那么多年的爱就只能带进坟墓里,毫不留情。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七濑遥是骄傲的;但七濑遥很清楚,面对松冈凛的时候,他自卑得可怜。

所以当他被酒精麻痹了那颗可悲的心脏后,他看着身【】下的松冈凛,握着他的手腕,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占有他。
于是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吻上松冈凛的唇的时候,他感觉到身下的人的抗拒,这让他有些恼火,虽然松冈凛只是因为些许的不适而条件反射地推拒而已。不过七濑遥并没有那个脑子想那么多,他一手把松冈凛的双手压在床头,一手开始费力地剥开他精致的西装。

七濑遥的力气并没有松冈凛大,如果松冈凛愿意,他可以立即挣脱七濑遥单手的束缚,然后反身将明显比他柔弱些的七濑遥压制成被动方。但他只是乖顺地任由七濑遥笨拙地动作,安静地喘息,并且看着七濑遥渐渐染上情【】欲的脸上不加掩饰的悲伤。

松冈凛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又有哪里做错了。他知道自己的任性是七濑遥最头疼的事,但天地良心,今天他绝对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难道,七濑遥想结婚了?

想到这一点,松冈凛觉得七濑遥的不正常似乎就有理可循了——虽然交往了,但毕竟都是男人,在日本这个国家,终究是不被认可的。像叶月渚和龙崎怜那样能被祝福的也是经历了那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而松冈凛与七濑遥间,却已经错过了那么多年——真的,还有那个精【】力和勇气面对压力走下去吗?

 

衬衫被解开的时候,有些冷——毕竟还是初春。索性七濑遥的手是温热的,抚摸松冈凛的胸口的时候,像是把温度传给了他一样,一点点的燥热开始涌动起来。

松冈凛突然想抱一抱七濑遥,于是轻轻扭了扭手腕,从七濑遥手下抽出一只手,然后环住了七濑遥的脖子。

顺着这股力道,七濑遥把脸埋在松冈凛胸口,接着含住了松冈凛的乳【】头。

 

于是有什么东西就这么碎掉了。

 

对于性【】事,七濑遥和松冈凛都没什么经验,于是松冈凛没有在被刺激的时候及时忍住脱口而出的呻【】吟,七濑遥也很单纯地被那声漂亮的呻【】吟扯断了名为“理智”的神经,右手直接滑过松冈凛的腰际线,覆在了凛微微隆起的档【】口。

松冈凛稍稍缩了一下,没有躲开,任由七濑遥隔着裤子忽轻忽重的搓揉。

但是很难受,就像轻轻的撩【】拨一样,明明兴奋却得不到疏解。

“哈鲁……哈……别闹……”松冈凛推开还在他胸口亲吻的七濑遥的脸,一手撑起自己的身体,以吻上七濑遥的唇;另一手则几近粗暴地拉开了七濑遥西装裤的拉链。

“凛……很想要吧……”七濑遥很满意松冈凛的主动,手上一用力把松冈凛按回床上,然后直接扒掉了松冈凛的裤子。

“交给我就好。”这么说着,七濑遥俯下身,含住了松冈凛完全暴露在外的分【以防万一】身,并成功换得松冈凛高昂的一声惊呼。

“不……唔……嗯……哈鲁……啊哈……放……”从未有过的刺激让松冈凛组织不出完整的话语,除了止不住的呻吟和喘息,他只能不自觉的抓住七濑遥柔顺的黑发。力道有些重,但七濑遥知道那意味着松冈凛被他伺候得很舒服,于是他在吐出分【】身的时候,舌头重重地滑过龟【】头。

“啊啊啊啊!”松冈凛当然泄了,他并没有努力克制自己想泄的欲望,因为接下来的才是重头戏。他瘫在床上狠狠地喘息,遮住眼睛不去看七濑遥的表情。他突然很担心七濑遥是否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尤其是在那家伙还醉着的时候——真后悔,早知道就该自己掌握主导权。

不过这样的担心在松冈凛感觉到后【】穴一凉的时候荡然无存。

因为从东京赶来参加真琴的婚礼,他们住的是酒店,而且是正常的酒店,这就意味着七濑遥手里KY绝对不是来自这个房间里的某个抽屉。

“该死……你预谋多久了?”松冈凛觉得老脸有点挂不住,但也没有抗拒,而是努力让自己适应身下艰难探索的手指。

如果不是因为不想疼死,松冈凛绝对不会这么配合,更何况是在七濑遥那个醉鬼随时可能暴走的情况下。

但他真的开始担心了,因为七濑遥的喘息越来越急促,再加上不用看也知道那个在自己身上磨蹭的东西越来越大,松冈凛不得不压下羞耻心,伸手握住了七濑遥涨的发紫的分【】身,同时恶狠狠地凑到七濑遥耳边说:

“先给我射一回,要是就这么【萎】了这辈子都别想【干】我了。”

“呵……我会撑到凛完全适应我的。”七濑遥咬住松冈凛的耳垂,放出话,然后抽出手指,又摸了一把润滑液,再加了一根手指进去。

“唔!”后【】穴的痛感过于清晰,再加上未料到的七濑遥的回答,松冈凛加快了撸【】动的速度,然后满意地听到了七濑遥明显加重的呼吸声。

“哈,撑不到就别硬撑了。”报复般地,松冈凛舔了舔七濑遥的喉结。略微掌握主导权的感觉让松冈凛越发兴奋起来,直到七濑遥突然屈了屈手指,按到了松冈凛身体里某个凹陷的地方。

“啊!……唔嗯……别……”诚实的反应,诚实的呻吟,七濑遥索性恶意地在那里肆虐了一番。

那是从未有过的快感,就像被打开了淫【】荡的开关一样,松冈凛开始不自觉地扭动腰肢,原本疲软的分【】身也再度抬头。随着七濑遥的手指的律动,呻【】吟也越来越不受控制地溢出松冈凛的齿缝,听得七濑遥很是愉悦。

“舒服吗?才两根手指而已,我还没真正满足你呢……”七濑遥说着正常状态下的七濑遥不会说的话,确认过松冈凛的适应度后,迫不及待地探入了第三根手指。

松冈凛呢?他已经放弃挣扎,也不想挑逗七濑遥的分【】身,只是默默哀叹男人果然都是披着人皮的狼,并且选择性忽视了自己也是男人的事实。

三根手指的扩张很艰难,也很痛苦。松冈凛的痛苦自不必说,他已经开始扯床单了;至于七濑遥,他只是觉得下【】身被松冈凛放弃照顾的地方涨的更疼了。

为了补偿,七濑遥开始和松冈凛接吻——舌吻。既然都是男人,在舌尖相触的瞬间脑子就都已经空白了,连犹豫都没有,两个人很快就纠缠起来。

七濑遥很喜欢舔舐松冈凛的舌苔和上颚,这让他觉得很有优势。而松冈凛则因为温存,痛苦稍稍减弱,索性双手环住了七濑遥的肩背,索取更多的爱【】抚。

“凛,我现在进去,你会打我吗……”七濑遥吮吸着松冈凛主动的唇舌,口齿不清地询问。松冈凛的唇角有来不及吞咽的津液滑下,在七濑遥眼里满是淫【】靡,于是七濑遥感觉下面更痛了。

“进来……”松冈凛收紧了环住七濑遥的手臂。

“……你会痛……”七濑遥吻上松冈凛的眼睛。

“进来……”松冈凛重复了一遍,然后活动了一下疼得僵硬的腰,“不然就别做了!”

都扩张了那么久了怎么可能不做。不过松冈凛知道,即使喝醉了,七濑遥还是七濑遥,虽然有点自恋的可能,但他觉得七濑遥不会舍得伤害他——各种意义上。

“呵。”大概是真的忍了太久了,七濑遥只发出了个音节,然后将硬热的分身抵在了松冈凛的穴【】口。

“嘶……”毕竟不是手指可以比拟的尺寸,松冈凛还是被疼到了。

“放松……凛……太紧了……”七濑遥把松冈凛抱到自己的腿上,借着重力让自己进到他的身体里。

“说得……轻巧……啊!”松冈凛被痛到了,七濑遥几乎是一下子就将整个分【】身挺了进去,疼得松冈凛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让他等太久了。

不过很快就没有心思去思考了。七濑遥的律动很快,大概真的是忍太久了,七濑遥甚至没有闲心情去封住松冈凛尖叫呻吟的嘴——不过也有可能因为是他很喜欢听。

毕竟很愉悦不是吗?听着爱人被自己伺候的很舒服的声音,感受着爱人将自己含住,温热的内壁上的褶皱与分身的纹络相互摩擦……真的是,刺激。

“哈……凛……好棒……”七濑遥吻上松冈凛的耳垂,沙哑的声音显示出他的满足。

“不……啊哈……别……嗯……说……啊……”语言的刺激果然很有力度,松冈凛不得不扭头以拜托七濑遥对他的耳朵的骚扰。但同时他也不得不扭动身体躲开七濑遥的追逐——于是七濑遥觉得下面的感觉更好了。

“唔……凛,别动……”再动他就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了,七濑遥想这么说,成功任由酒精和快感麻痹了他已经失控的这一认知。

不过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欲擒故纵,虽然松冈凛的本意并不是如此,但他确实依旧没有停下躲避七濑遥的亲吻的动作,或许是害羞,或许是被快【】感冲昏了头脑已经听不清七濑遥的声音。

但不论是什么原因,对七濑遥来说都只意味着一件事。

于是他把松冈凛重新按回床上。

“把他干到哭不出来吧……”七濑遥这么想着。

 

第二天松冈凛醒来的时候,七濑遥已经给他清洗过身体,打扫过房间,买好了早饭——或者说是午饭,很是凄凉地跪在床边看着他的睡颜……

“……怎么……了?!”想起身的时候,松冈凛感觉到了身上奇怪的酸痛,于是昨夜激情的记忆回到脑中,让他有些羞耻。

“凛……我下次会节制……的……”七濑遥那一脸愧疚的表情让松冈凛觉得很是dan疼——那不是他认识的七濑遥,绝对不是。

但他确实是,是那个即使很骄傲,也会在松冈凛面前放下一切的男人。

“啧,没怪你啊……”松冈凛别过脸,“我也是……自愿的……”

不想看七濑遥像水一样开始闪的眼睛,松冈凛死死地盯着枕头看了很久,然后很小心地说:“呐,哈鲁……要不要,和我去澳大利亚结婚?……”

真的思考了很久,才刚交往两个月就结婚会不会太草率?但两个人都是奔三的节奏难道还要耗下去么?

结婚这种形式对他们来说或许并不必要,因为他们不需要登在同一本户口(话说日本有户口咩?0.0)上好让他们的孩子有学可上。但松冈凛很想和七濑遥结婚,很想能这样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七濑遥,给他一辈子的承诺。

浪漫主义的松冈凛这么纠结着,他不会想到下一秒七濑遥就会掏出他准备了很久但一直不敢拿出的婚戒,然后欣慰地告诉他其实他也这么想很久了。

少年情怀的恋情该结束了,一大把年级的他们,也该迎来美好的婚姻,然后用一生去守护相守的誓言。


番外篇end

评论 ( 8 )
热度 ( 41 )

© 松野竹子_社畜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