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文手
头像画师@蛋蛋
手机端封面画师@桃子

两块方糖

亚瑟·柯克兰绝对是个口上没德的人,即使他依旧秉持着绅士的风度。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也会有求人的这一天。”


而王耀毕竟活了几千年,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即使他牙根已经磨了很久了。

 “不是求人,只是想加强一下两国的友谊罢了。”


“呵,如果不是阿尔逼的你四面楚歌,你会想起我?”亚瑟扫了眼干净的红木桌,确定眼前淡定品着龙井的王耀绝对不会给他加糖,决定不去碰那杯温热的红茶。


“我不否认那个死KY确实害得我头疼,不过这最多只是间接原因。”

王耀努力克制自己想挑眉掀桌的冲动,屈起食指,扣了扣光亮的桌面,“这次找你,为的只是做比生意,合作共赢而已。”

当然,王耀很明智地隐掉了差点脱口而出的那句“死鸦片阿鲁”。


王耀现在很不爽。

阿尔弗雷德那个一天到晚啃汉堡的死KY不好好喝他的可乐,非要学他家八点档,连着几年挑拨他亚细亚大家族,搞得王耀好不容易接回家的弟弟妹妹们又闹着和他对着干。

有时候王耀真的很想掀开阿尔那个翘着呆毛的脑门,看看里头被憨八嘎塞满的脑子里到底还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能让他这么喜欢不让人安生……

不过王耀也只是想想,所以面对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他还是温柔地陪着他四处疯。只是他盯着阿尔的脑门的眼神让阿尔肥的一颗心担了很久而已……


但疯归疯,前脚刚把阿尔弗雷德踢进飞机,王耀转身就给亚瑟·柯克兰打了电话邀他过来品茶。

当然,是借着品茶的名义做生意。


“共赢?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个死奸商?”亚瑟的表情像是看见了王耀亲口承认自己是女人一样。


“难道你就打算这么看着你可爱的弟弟在我家哪儿胡闹?”王耀觉得和这个老流氓装正经,自己真是太天真了,“老实说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我们合作,想办法把阿尔踢出我亚细亚,然后你把他接回家……”


“扯淡!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现在不听我的!”亚瑟·柯克兰不明白王耀特地戳他的痛处是为了什么。


“呵,如果能把他从王座上推翻呢?”

王耀毫不意外地对上了亚瑟震惊的眼神。


“王耀,你想干什么……”


对于亚瑟来说,阿尔弗雷德并不像本田菊之于王耀那样——阿尔弗雷德是亚瑟的软肋。至于本田菊,很遗憾,王耀依旧尚未想明白自己和他之间到底算什么。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看清亚瑟与阿尔的羁绊。所谓“旁观者清”,大概就是这么神奇。


“噗嗤,别那么紧张~你知道的,即使是我这个老不死也不能拿他怎么样…”王耀摆摆手,示意亚瑟放轻松,“虽然我看不惯那个小鬼,但我自知之明还是有的。那个死小鬼还可以安心地做上很久的‘世界的hero’呢。”


“我…并不是……”


“不是什么?”


“……什么都没有!”


“啧”王耀看着亚瑟别过的脸,咬了咬牙,想着这次会面的目的,这么吵起来实在不明智,于是硬生生把“死傲娇”这个词嚼碎了混着茶渣咽了下去。


“如果能让他放弃在太平洋胡闹,那他就会重新把发展目标移回西欧,受到‘世界的hero’的第一重视的必然会是你,这样对你的发展也有好处。”

王耀给自己重新续上茶,耐心地说着自己的计划,全然不顾亚瑟·柯克兰越来越糟糕的脸色。


“然后?看着我和阿尔再次联合起来压榨你?”


王耀话里带刺亚瑟并不是没听出来,但王耀总觉得亚瑟因愤怒而变得更粗的眉毛似乎并不是因为他的讽刺而越发粗得不忍直视。


“如果这将是必然,我不觉得这样的未来真会让我泱泱大国的古魂就此断送。”继续看着那跟黄瓜一样粗的眉毛,王耀觉得自己可能不能愉快地在饭后躺在庭院里啃黄瓜乘凉了。


于是他像很多年前做过的那样,抬起手,揉了揉亚瑟紧皱的眉心。


“不知道你到底在顾虑什么,放心吧我保证这次不会坑你,只要加强一下经济来往就好,你不会变得像伊万·布拉金斯基那样……”


然后亚瑟·柯克兰就在听到那个北极熊的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接着渐渐平静。


“……好吧我同意。”

像是放弃挣扎一样的亚瑟习惯性拿起手边的茶杯,凑到唇边又想起那个即使说着不会坑人但还是会背地里捅一刀的老狐狸从没有在茶里放糖的习惯,顿了顿,还是喝了下去——


意料之外的甘甜。


既然生意谈成,亚瑟也没有那个时间继续耗在东方,当晚就坐上了飞往英/国的飞机。


“对了王耀,那杯茶……你放了糖?”

临行前,亚瑟·柯克兰这么问王耀。


“嗯?嗯,对啊,你不是喝不惯苦茶嘛,我实在下不了手加牛奶,就给你加了两块方糖……不好喝?”


“不……不算太糟……”


习惯了亚瑟·柯克兰的傲娇,王耀只是笑着耸耸肩:“多谢夸奖~”


“谁,谁夸你了啊!”


“……”




亚瑟在飞机起飞前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了很久。他知道王耀就在下面看着自己——虽然似乎只是为了尽地主之谊。等到亚瑟想看一眼王耀的时候,才发现在自己出神的时间里,飞机已经飞到看不清地上的人的高度。


也就是那么一瞬间,他突然很想王耀。


事实上当王耀开玩笑地说把阿尔弗雷德从王座上推倒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担心阿尔,而是害怕王耀会吃亏。不仅是深知阿尔的实力的缘故,还有……


亚瑟·柯克兰突然有点累了,他有点怀念在他还是世界霸主的时候见到的王耀,虽然极具城府,但至少还没有现在那么坑死人不偿命。


但是就像王耀变了一样,亚瑟·柯克兰也变了。他现在也只能跟着那个死活不肯承认是他弟弟的人混,为了在这个越发紧张的世界上安稳地存在下去。


他不再是那个不可一世的海盗了。

所以他不能像百年前那样踹开那扇朱红色的城门,带着桀骜不驯的笑吻上那个东方美人。


现在的他,很多事都不能做了。


或许只有像伊万·布拉金斯基那样敢于同阿尔弗雷德对着干,敢于同世界对着干的人才能在王耀的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吧……


亚瑟·柯克兰漫无边际地想着,然后苦笑着选择好好睡一觉,醒来之后或许就能把现在那么多伤感忘了吧。


当然,我们那像他的首都一样忧郁的绅士永远不会知道,他喝的那杯红茶是王耀亲自泡的,泡茶的人带着怎样温柔的神色为他加了两块方糖……还有那只漂亮的茶杯会被美人怎样珍藏。


所谓永远,对于他们来说真的很漫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爱一个人,也有足够的时间恨一个人;他们可以记着一个人很久,也可以很快忘却一个人……

有些事,对他们来说是真的说不得,做不得。

不过幸好,他们最不缺的就是时间,或许他们终会等到能说出那些话的时候。



fin.



介个,介里素腐竹(竹子),第一次尝试写朝耀的说0▽0有点渣请见谅(←圣诞节你就说些这个?)


脑洞来自于不久前上的一节形势政策课,听到老师说因为美/国在亚太搅和了几年,所以中/国开展新丝绸之路,向西进军……

然后脑补了和耀君亚瑟会面的场景……然后脑洞停不下来了0▽0(←混蛋你把中英之间那么多国家都无视了真的大丈夫?!)

因为没仔细查阅,所以内容比较偏主观,所以最后到底写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0▽0(←喂)嘛~大家请一笑而过~

个人APH全员控,可能遣词造句看着有点贬义……但其实并没有那层意思!相信我我是带着爱在写每一个小天使的!!0▽0

以上!

评论 ( 126 )
热度 ( 32 )

© 松野竹子_社畜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