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文手
头像画师@蛋蛋
手机端封面画师@桃子

温柔半两 10

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词,莫过于“回家”。


收拾行李的时候,松冈凛意外地发现,其实七濑遥的家当不是一般的多。大概一开始确实做好了长期在游泳俱乐部旁蹲守的准备吧,但是这样会不会太烧钱了?

“老板和我是熟人,说起来这家旅馆的布局和装潢还是我设计的……”七濑遥45度角仰望天花板,像是在深沉地回忆一样。

对此,松冈凛沉默了很久,终于还是一个枕头砸了过去:“装什么装!卖文艺可耻!”

然后七濑遥接住那只一点也不软的白色杀伤性武器,朝着松冈凛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看得松冈凛又是一愣。

“怎,怎么了?”没有看到七濑遥像以前一样把枕头反手砸回来,松冈凛总觉得记忆里那张不服输的傲娇脸和眼前的人有着说不明的违和感。

七濑遥却依旧是云淡风轻地说:“没什么,回家吧。”

然后在松冈凛那颗浪漫主义的心被触动的瞬间,七濑遥还是把枕头砸向了松冈凛……

果然,七濑遥终究还是七濑遥。

最多只是变得流氓了些罢了。

松冈凛如是说。


又是一路打打闹闹,终于还是走到了那条久违了的石阶。许久不见,还是那样的静谧。

冬天的气息越发浓了,几天的积雪尚未化尽,又有一场小雪降临。在松冈凛眼里,意外地浪漫。

对此七濑遥只是把雨伞再次向对方斜了斜,不发一语。


那只被真琴照顾了很久的猫已经不在了,松冈凛在那个经常看到它的草丛旁停了停,低着头,忍了忍那些说不清的伤感。然后转身,追上正在前方等着他的七濑遥。

“两年前的冬天走的,很安静。”七濑遥抬手拂掉了松冈凛肩上细碎的雪花,这么安慰他。

“嗯……”松冈凛点点头,握住七濑遥搭在他肩上的手,示意他自己并没有那么脆弱……也并不会那么容易哭。

至于七濑遥,他只是看着松冈凛拍掉自己想要抚上他的眼角的手,笑得无奈。

今天的七濑遥笑的次数很多——注意到这一点的松冈凛,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那些伤感的心思。此刻的他只是意外地发现七濑遥笑起来很好看,不同于高中时的青涩,被时光打磨后的七濑遥的身上有了成熟的气息,几倍的温柔。

如果,他们不是同性就好了。

松冈凛闭上眼,在心里叹了口气,带着遗憾,和悲哀。

“想什么呢?”七濑遥注意到松冈凛的紧抿的唇——那是他有心事的时候会有的表现。

“大概…”松冈凛顿了顿,“哈鲁你,不打算结婚么?”

“…怎么想起问这个?”

“真琴他们都有着落了,看你这么孤单,就想起来了…”松冈凛这么说着,故作轻松地耸耸肩,却始终低着头,不愿去看七濑遥的表情。

“…结婚的话,不和自己喜欢的人的话,是不行的吧。”七濑遥抬手,揉了揉松冈凛的头发,“凛你也这么想的吧。”

“啊…那,哈鲁…”松冈凛抬起头,原本略带悲伤的脸,突然带了一丝调笑,“和水结婚的话,没问题吗?”

然后松冈凛被七濑遥敲了一个爆栗。



七濑遥的家没怎么变,就像停留在了十年前的样子一样。

“一尘不变,不会很无聊吗?”

松冈凛想起了自家喜欢折腾的妹妹——每次去看她,她那里的布置从没重样过。

“我倒是觉得这样挺不错的。”

七濑遥看了看厨房,觉得还是先收拾一下比较好。

“不错?哪里?”

思索了一下,七濑遥像是想起了什么,噗嗤笑出了声:“啊,大概是可以把回忆保留下来吧。”

“……”

那是叶月渚的小说里的台词。


山崎宗介寄来的钥匙还没到,松冈凛在连打三个电话依旧无人接听后放弃了挣扎——宗介你的CD别想要了!

“大概是太忙没时间寄吧。”七濑遥丢给松冈凛一块抹布,“毕竟刚过圣诞节。”

“话是这么说没错,”松冈凛自觉地接过开始帮着打扫,“不过你什么时候也会帮着他说话了?”

“……”

七濑遥的沉默代表他拒绝回答。所以松冈凛皱了皱眉,却也没追问下去。继续着手头的工作,直到七濑遥突然打破了沉默。

“因为他是你朋友。”

“……”

这一次,七濑遥成功把松冈凛噎得说不出话来,他表示感觉很不错~


雪又大了些,原本是不想出门的。但在发现七濑遥家的冰箱里除了青花鱼还是该死的青花鱼后,松冈凛毅然决然地决定出门大采购一番。

“就算我可能住不了多久,我也不能放着你在青花鱼里自生自灭。”撂下话,松冈凛迅速关上门,把七濑遥拒绝的话挡在门后。

像是突然觉得自己的动作太小孩子气,松冈凛自嘲般地笑了笑,轻轻说了句“我出门了…”


再次经过那片草丛的时候,松冈凛收了伞,对着那片曾一度被一只雪白的小可爱占据的地方,认真地鞠了个躬。

对于死亡,或许是自小就经历了父亲的离去,松冈凛一直比较敏感…只是他不想表现给别人看罢了。

那些同情、可怜、担忧的脸,他不想再看到了。他不想成为靠着别人的同情活着的人。

只是这些话,他从没对谁说过。

松冈凛其实很喜欢把心思藏着掖着,什么都不说,堵着自己,还憋屈了别人——这个别人,某种意义上可以特指七濑遥。


但是这一次,站在奔三的七濑遥面前,松冈凛就像块玻璃,里里外外被七濑遥看了个干净——那些悲伤、倔强,七濑遥都看得懂。

“真是可怕啊…”松冈凛漫无边际地想着,嘴角却是弯着的。


回去的时候,雪已经大的可怕了。

即使撑着伞,松冈凛身上还是湿了一大片。

看着松冈凛肩上尚未化掉的雪,七濑遥皱了皱眉,狠狠地把他拉进屋,推进了浴室。

“今晚还是吃青花鱼好了。”这么说着,七濑遥围上了围裙。

“那明天我来烧。”松冈凛脱下了外衣,隔着门朝着七濑遥模糊的身影喊着,试图争取一些厨房控制权。


当然,七濑遥选择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评论 ( 18 )
热度 ( 18 )

© 松野竹子_社畜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