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文手
头像画师@蛋蛋
手机端封面画师@桃子

【凹凸/安艾】围巾与奶茶是冬天的标配

小号存档

竹筊:

*其实题目与正文没什么太大联系,随便看看就好
*现pa,大学生的恋爱故事
*可能会有个卡埃的后续,也可能没有


有句老话说得好:恋爱中的人的都是傻子。


这群傻子一个个都跟染了病毒似的,一见着自己对象,什么理智什么道理什么人设统统都被丢得干干净净。以往不别扭的人开始傲娇了,以往无比理性的人开始瞎吃醋了,以往温柔得跟个中央空调似的人都变得像个几年没吃肉的饿狼一样,直教人感慨爱情真可怕。


可这些例子都不过是埃米从自家老姐的漫画、小说里看来的。单身18年的大好青年对爱情这种玄妙的东西认识浅薄,接收过的信息基本来自文艺作品。说什么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然而他身边谈恋爱的人分分合合最后都逃不过异地之苦,前途之难。分手时肝肠寸断,还要在好友圈里写一段又酸又长的抒情文字出来,也不知是要写给谁看。局外人半是懵逼半是安慰,还要怕人想不开,都打算把人喊出来请吃饭散散心了,却不成想人家早就有了新对象,情侣头像都换好了。


就这样一群人还要天天给他撒狗粮,屏蔽了朋友圈都不放过他,还要在宿舍楼底下和对象你侬我侬难舍难分浑然忘我很是辣眼。埃米偏偏就心态最好,泡面米线囤了一大箱,除了上课绝不出门。可他缺心眼的舍友哪有那么容易放过他,一个电话打过去要他跑腿,到头来却尽是给他家小女友打下手,气得埃米当场就是一个手刀下去。


亏得还有几斤芒果做酬劳,不然那可怜的男生怕是连宿舍都没得回了。


于是埃米对谈恋爱这事儿越发不上心了,觉得这哪里是变傻,这已经快成人渣了。再好的人也有他的原则和底线,谁都不能越线践踏,来一个砍一个都不带手软的。


可人总有那么一个两个例外,这个例外的存在是没有道理的,就像恋爱中的人干的那些蠢事一样,说不清缘由道不清始终。理性要你一视同仁,感性却要你玩双标。面对这些个例外,什么原则底线都可以往下降一些,视情况还能无条件无限制地往下降。


埃米18年的青春里就有这么一个例外,可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青涩的爱情故事。他有时候会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和自己的亲兄弟亲姐妹那么不和,明明是世界上最亲的人,却非要有隔阂。他和他老姐就很亲,既是最了解彼此的人,也是最关心彼此的人,甚至一度被怀疑有骨科倾向。


“哪儿会有啊。”埃米摆摆手,“老姐早就有男朋友了,还挺帅的。”


这番话埃米说得无心,可耐不得听者有意,非要揪着这个“帅”字追根问底。男生多半惊奇,有多帅,有我帅吗?女生多半好奇,有多帅,我认识吗?埃米很有耐心,回答都是一句话:“安迷修,你知道吧?”


大学里没那么多无聊的人非要评个系花校草出来,多半都是一副“关我屁事”的心态不闻不问。可就算你一心只读圣贤书,也总有人要和你八卦,让你想不知道都难。即使自称非外貌协会的人大有人在,也不得不承认一张好看的脸确实会让见到的人心生愉悦,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道理。


安迷修就长了这么一张脸,说得通俗点就是一个字“帅”。有多帅?文艺小清新说他眼中有广阔的天、无际的海,正如他本人那博大的胸襟、用不完的温柔一样;心如止水的老司机则说他气度不凡,这年头讲绅士风度的不少,玩得好骑士道的人可不多,说到底还是长得帅,不然就他那个撩妹手法,早被打死几百回了。


埃米心想:可不是,老姐从来只说安迷修恶心帅,可从没打过他。她明明连我都会打诶!


果然恋爱中的人都不正常,你看,老姐居然都开始织围巾了!


埃米嚷嚷完就被艾比一个毛线球砸中了头,不痛不痒的,比以前的力度小太多了。


“然后呢?他们怎么回答的?”
“哦,也没什么,基本就是很惊讶安迷修居然会有女朋友而已。”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
“老实说,你看一个人帅成那样却单身了那么久本来就很神奇了吧,然后他突然脱单了不是更神奇了嘛。”
“谁叫那家伙那么呆的,活该找不到女朋友。”
“那姐你是怎么被他拐到的?”
“什么叫被他拐,明明是我拐的他好不好?!”


埃米点头点得飞快,一口一个“姐你说得对”“姐你说得真好”,心里却满是吐槽。我怎么记得某人刚开始是对着同一个系的一个金毛犯花痴的啊,而且明明就是安迷修先追的你好不啦,有本事你把同样的话对安迷修也说一遍,我看他……啧,他好像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艾比难得没有注意到埃米的小九九,她正忙着和针线作斗争。也不知道被什么给刺激的,从没接触针线活的艾比一个冲动,不仅买了针买了线,还买了好几本书,被勤俭持家的埃米教育“你就不能上网查教程吗?!”的时候还要反驳“那些都不专业,不靠谱。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天到晚说百度不靠谱的不就是你吗?!”


可她再怎么后悔也不会承认的,就算她把针线摔了也是因为觉得蓝色的围巾太丑了,织出来也不好看。


“嗯,姐你说得有道理。诶你不是也买了红线嘛,要不…”
“不要,这个红色也不好看,太喜庆了。”
“……”


女孩子总有各种理由证明自己是正确的,可爱的女孩子尤其擅长。哪怕你知道那不过是站不住脚的歪理,你也会点头附和她“嗯,你说得真对,真棒,给你鼓鼓掌”。而她多半也听得出来你的敷衍,可那又怎样,她爱听就够了。


同样的场合要是换成安迷修,一定会带着他一如既往的微笑从艾比身后环住她,对她说“艾比小姐说得对,在下也很认同”。可当下这个时间这个地方并没有安迷修,只有吐槽力点满了的埃米:
“姐,可这个红色和你的发色还挺像的诶……”
“……”


临近年末,小情侣们不仅没有被寒冬整垮,反而更有了你侬我侬的借口。搂搂抱抱那是暖身,卿卿我我那是暖心,还有大把大把的节日供他们消遣,什么感恩节万圣节圣诞节全能过成情人节。这还不算,商家聪明得很,各种打折促销引诱小情侣给对象挑礼物,简单点的就送点小玩意儿,感情深的送电脑送口红的什么都有。还有的不喜欢玩这套,喜欢玩另一“套”,直接把自己当礼物送出去,很是实在。


艾比和安迷修显然还没走到这一步,他们尚且还停留在互相送面包送奶茶的阶段,看着就跟恋爱游戏一样,攻略一个角色总得一步步刷好感不是?可若说好感度的上限是十颗心,那安迷修对艾比的好感上来就是八颗,再良心的游戏策划都不会搞这招。


艾比却不一样。正如埃米所说,她的攻略对象里一开始根本没有安迷修的位置,她是个很挑剔较真的女孩子,不喜欢将就,也不喜欢退让。别说八颗,就算安迷修顶着十心过来,艾比也照样不收。“有本事你也把我的好感度刷上十啊”这话艾比也就心里说说。一个游戏里总有些角色是不了攻略的,好感度兴许还能刷刷,可也就到朋友为止了。艾比曾经觉得自己就是这么个角色,她一进校门就心有所属,哪有多余的感情匀给别人。


更何况这个别人还那么恶心帅。


艾比出门有些急,防寒措施做得一塌糊涂,可她一时也不愿意再回家面对刚刚挨了她一记手刀的埃米,只好拐进一家咖啡厅,点了杯苦瓜奶茶就开始毫无顾忌地蹭空调。怪不得文艺小清新都喜欢来这种地方,快餐店太吵,商场没情调,酒吧太成熟,就是要这种昏黄的灯光配上抒情的钢琴曲才营造得出暧昧又不尴尬的氛围。


艾比以前还会幻想着在这样一个地方遇到他的白马王子,没有马也行啊,够白就好。后来她遇着了安迷修,长着张王子一样的脸,干净的白衬衫在阳光下都有些晃眼,完美地符合了她的期待,可她却摇摇头说“你又没有马”。


所以说双鱼座的女孩子都是善变的,说出来的话都不要信,没几天她就改主意了。就像她说说安迷修这个人呆得很,找得到女朋友那才是见了鬼了。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这世上又不是所有人都是颜控,谈恋爱看得是情投意合。呆瓜骑士的情意怪得很,能get到点就不错了,还要合得上那怕不是要穿越去中世纪。


这番话说起来义正言辞,可第二天她就红着脸,一边洗碗一边若无其事地对埃米说“你有姐夫了”,吓得埃米差点失手摔了盘子。


事实上艾比很有自知之明,但这并不能阻止她一时冲动。要么怎么说恋爱使人变傻,什么判断力都跟双11当晚的余额一样少得飞快。谈恋爱前艾比觉得手织围巾特别不实在,要质量没质量,织得再怎么不好也还非要说那是女孩子的一片心意——是嘛,我也是女孩子,我怎么没觉得的。结果现在不也一样被红线束手束脚。


你要是跟她说“别织了,买一条吧,心意到了不就好了”,她也不听。这女孩子倔得很,非要搞点自己的心意出来给小男友瞧瞧,不然安迷修请她喝了那么多杯苦瓜奶茶要怎么还。艾比最讨厌单方面付出没有回报的故事,更讨厌那些说“谈恋爱不分彼此,那有还不还”的人。她就觉得什么都要持衡,你送我情,我就要还心,单方面的付出和索取那不是抖M和抖S嘛,她可没有那个喜好。


可说到底为什么非得是围巾不可?


这就又要说说安迷修这个人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大冬天的穿得单薄的大有人在,好看是好看,就是看着有些冷。安迷修就是其中之一。其实说单薄也不算很单薄,他本就高高瘦瘦的,衣服又是修身款,外人看着觉得穿得少而已,鬼知道里头是不是贴了暖宝宝。可艾比不是外人,安迷修是什么人她比谁都清楚,别说暖宝宝了,他连秋裤都没穿。那怎么办,总不能给他送秋裤吧。艾比挽着小男友的胳膊,仰头盯着他凉飕飕的领口,一拍大腿——秋裤你不一定爱穿,那围巾总可以吧,姐亲手给你织,你敢不要,我就把你推江里头去。


艾比的算盘打得很好,就是实施起来难度颇高。其实她手艺也不算很差,就是织得丑了点,戴还是能戴的。可艾比很不满意,觉得安迷修就那张脸还能看了,要是围了条傻不拉叽的围巾破坏美感怎么办。于是一条围巾织织拆拆到现在都还没织好。眼看着都要到圣诞节了,这个时间极为尴尬,刚刚好是结课前论文发表轰炸的时候,于是艾比更没有时间折腾针线活了,这让她很是焦躁,觉着等她织好怕不是都要开春了。


艾比想想就更焦躁了,她一焦躁就更不想动了。一杯奶茶早就见了底,纸杯里空荡荡的却不能为她满当当的心分担些少女的心思。她突然就想起了与安迷修的初遇。那是一个与今天完全不同的日子,天没那么蓝,阳光也没那么暖,冬天冷冰冰的小雨降落在这座南方的城市。彼时艾比缩在同样的角落里,捏着纸巾擦拭身上的雨水。同样湿漉漉的安迷修推开店门的时候,艾比正和弟弟疯狂吐槽南北差异之大,凭什么北方不仅有暖气还有雪,南方就只能靠着一身正气过冬,姐不服!什么你说南方也有南方的好?比如?巴掌大的蟑螂吗?


然后湿哒哒的青年便来到了艾比身边,绅士地向她行了个礼,对她说:
“亲爱的小姐,在下可以坐在这里吗?”


“亲爱的艾比小姐,要再来杯苦瓜奶茶吗?”
“卧槽!安迷修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安迷修穿得还是一如既往的单薄,看着就凉凉的。说来也奇怪,安迷修的怀抱却从来都是暖暖的,就像他现在递过来的奶茶和围巾一样。


嗯?围巾?


艾比低头看了看安迷修围在她脖子上的红色围巾,一句粗口噎在喉咙口吐也不是咽也不快。安迷修只当她是惊讶,居然还解释了起来。说埃米看她出门什么围巾手套都没带,怕不是回来就冻得只剩呆毛了。于是一收到他消息,安迷修就出来找人,正好前几天刚买了围巾打算当做圣诞礼物,就一块儿带上了。反正礼物从来不嫌多,再准备就是了。


可艾比心里委屈极了,那她辛辛苦苦织围巾岂不是显得很无聊。不要和我说什么感受到心意就够了,你以为我会信啊,漂亮话谁不会说,姐要是认真起来要比你能说会道多了!


艾比委屈着委屈着就哭了出来,把半张脸埋进围巾里,露出泛着泪光红得可怜的眼睛,看得安迷修都慌了手脚。可他其实根本不怎么会安慰人,只能小心翼翼地去抹拭女孩眼角的泪花。


“艾比小姐给在下织了围巾啊?”
“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谁知道被你抢先了,生气。”
“无论艾比小姐送什么给在下,在下都会很开心的。”


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些烫,和他掌心的温度一样。可艾比不知道。她低着眼眸不去看她的骑士,揪着围巾的一角自顾自地委屈着。


你开心了可我并不欢喜呀。你觉得感受到了我的心意,可那远远不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个呆瓜骑士有多钻牛角尖啊,要是连我都不能取悦你,那世上还有谁有资格让你欢喜。


可是此刻安迷修的指腹在艾比脸上摩挲,温柔的声音还在说着许多其实并没有多少效果的安慰话,青色的眼睛仿佛也要急出泪来,反而看得艾比不那么委屈了。


于是艾比抱住了自己的骑士,把脸埋在他胸口闷声说道:“行吧,那你不许嫌丑。”
而她的骑士也拥住她:“当然不会。”


果然谈恋爱使人变傻,什么原则什么理性都是假的。你这个人往这儿一站就足够使我欢喜了,哪儿还需要其他。


END

评论
热度 ( 51 )
  1. 松野竹子_社畜日常竹筊 转载了此文字
    小号存档

© 松野竹子_社畜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