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文手
头像画师@蛋蛋
手机端封面画师@桃子

【RWBY】怀着一颗写叔侄cp向的心,结果写出个亲情向的文

*傻白甜文手并不能写出原作的氛围,只有傻白甜
*日常OOC预警

Yang Xiao Long曾这么评价她的亲舅舅——雌铁石。

她们的舅舅常年在外,难得回趟家就被俩个女孩子缠着打游戏,讲故事。她们哪里知道自家舅舅背负着什么东西呀,她们只以为他是个优秀的猎人。
事实上Qrow自己也常被不知情的人问起来“你怎么不多回回家”。老乌鸦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告诉他们,他从来都是一副不正经的模样。

Qrow都是怎么回答的?他自己都记不清了。在酒吧里遇到了漂亮姑娘,他就说自己是在寻找一段美好爱情;在旅途中遇到了同行,他就说独来独往有它的好处,看他活得多自在。
某次老乌鸦喝醉了酒,看着迷迷糊糊的,用他性感的声音沧桑地说道:“有一次我姐夫问我外甥女,长大了想嫁个怎样的男孩子——你知道的,蠢爸爸都喜欢问这种东西。姐姐说她要比她强的男孩子,这没什么,可妹妹的一句话却让老家伙好一段时间都对我没什么好脸色。”
“我想你大概猜到了?那个可爱的小姑娘是个优秀的猎人——和她姐姐一样。她跟着我学了很多东西,Oho,她的武器都是我帮着做的。所以我们家的小玫瑰就说‘我想嫁给像Qrow叔叔那样的!’——嘿,你笑得太夸张了……”

Yang不知道自家舅舅在外头到底过着怎样的生活,每每提起来,也总是得到一个严肃紧张的开头和一个老不正经的结尾。她可还记得那个“老板娘的短裙”呢。可这并不妨碍她觉得Qrow是位非常优秀的猎人,当从Ruby那儿听来些Qrow的真相后,她便更觉得自己有着一位极其伟大的舅舅。
难怪Qrow是块雌铁石。他本就有着张帅气的脸,他的故事更是他最大的魅力,它们让这个男人有着与众不同的气质——孤独的乌鸦、坚强的战士,又有着迷人的温柔。一个眼神,一个笑容都让人控制不住地为他所吸引。

于是Yang突然就翻起了旧账,这个迷人的老家伙迷惑过的女孩子千千万。她们是高是矮是胖是瘦,关于这些Yang都毫不关心。她只在乎这千千万里的一个小女孩——
或许Ruby早已不记得了,可Yang隐约记得,小小的Ruby曾奶声奶气地说:“我想嫁给Uncle Qrow那样的男人!”

Ruby没多少男性朋友,她更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可她偏偏很喜欢她的Uncle Qrow,看看他们——相似的武器,相似的红色,Ruby以前的斗篷上还镶着十字架——就像Qrow脖子上那玩意儿一样。更何况他俩并没有血缘关系,这就更危险了。
Yang不记得当Ruby说出那句话时,她们亲爱的老爹是个什么表情,可她隐约觉得,大概和她现在差不多。

于是Yang挑了个好时机,逮着Ruby训练结束的机会,拍着自家妹妹的肩,坏笑着问她:“你觉得Oscar怎么样?”
“哈?”Ruby一时没反应过来,可她熟悉Yang这个表情。当她们讨论起男生的时候,Yang总是带着这样的眼神这样的笑。
“嗯…他很有潜力,非常优秀,而且,挺可爱…的?”
Ruby觉得自家姐姐的眼睛突然亮了几分。
“那你觉得Qrow可爱吗?”
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刁钻了。可爱这个词可以形容一个人长相,比如大家总喜欢夸Ruby是个可爱的女孩子——这一般说的是她长得可爱。事实上Ruby的性格也非常可爱,勇敢、坚强,又有些小叛逆小淘气。如她的名字一样,是个让人怜爱的小姑娘。
然而把这个词与Qrow联系起来,就有些微妙了。Qrow这个人身上的标签不少,什么“乌鸦”“帅气”“霉运”,不光是旁人,连Qrow自己也是认同的。可要说他“可爱”——且不说这个人长得就不算“可爱”,她们也不知道他小时候可不可爱;要说性格的话……
Ruby还真不知道他算不算可爱。

Qrow可不知道自家姑娘们的小心思,察觉到小家伙们的偷窥的时候,他正忙着和Ozpin商量着极其严肃的事情。事实上他还不是很习惯对着Oscar那张嫩脸说话,即使小雀斑的一举一动非常的Ozpin,甚至比他更早地注意到了门后的女孩子的存在。
那个熟悉眼神的潜台词是——你该去看看。
我就不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有个问题,”Qrow突然这么说,“你知道的,战友要比其他关系更容易日久生情。所以——Oscar有没有对我们家的小玫瑰……嗯哼?”
这个问题问得就很过分了,以至于Ozpin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且不提真相如何,倘若回答“没有”,就显得Ruby Rose没有魅力似的,这可不是绅士该做的事;倘若回答“有”,Ozpin何其了解Qrow,他甚至能想象老乌鸦有多么不怀好意地对他说“乖,喊舅舅”。
所以他只是对Qrow说:“这个问题你问过young Miss Rose吗?”

潜台词就是,有本事你先问Ruby,否则你别想套我的话。

然而Ruby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和Yang合伙儿把Qrow约到道场单挑——Qrow单挑她们俩。
结果可想而知,两个未成年还远远不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的对手。虽然Qrow非常不喜欢听小家伙说他老,但“姜还是老的辣”这话还是很爱听的。
Yang的体力要比Ruby好太多,当Qrow蹲下身去蹂躏仰躺着的Ruby的头发的时候,Yang已经站了起来。
“所以你和Ozpin早就发现我们了?”
“当然。”
Qrow的笑容是一如既往的半分骄傲半分嘲讽。他轻松地把Ruby抱了起来,让女孩站稳后就立即松开了手。
“为什么要瞒着我们偷偷商量呢?我们现在不应该团结起来吗?”
对于Ruby的问题,Qrow稍稍沉默了一下。
“是这个理,有些事早晚都会告诉你们,但不是现在。”说着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打断Ruby的追问,“你们还嫩着呢,等你的肉搏战能像Yang那样优秀的时候我就都告诉你。”
Ruby抗议:“嘿!你这是强人所难!”
Yang也抗议:“你是在小瞧我吗?!”
老乌鸦可不管姑娘们的不满,玩笑一样的拳头可伤不到他。他照样喝他的酒,照样轻轻松松地躲过女孩子的攻击,逃走前还顺手刮了刮Ruby的鼻子。
“Qrow一点也不可爱。”
“同意。”
女孩们气呼呼地达成了共识,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爱着这位不可爱的舅舅。
无论如何,他都是她们深爱的家人,这可不是一句“可不可爱”能改变的。

END1

这玩意儿原本有个END2,是Ruby暗戳戳地想,其实Uncle Qrow还是很可爱的。然而没有想出能体现他可爱的剧情,so……
其实真的很可爱,又苏又可爱

评论 ( 15 )
热度 ( 51 )

© 松野竹子_社畜日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