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_日常开花

【只是个傻白甜而已】
【陷入沉思欲言又止】
【头像是媳妇儿写的】

说个笑话,我一篇都没有被屏蔽。在大家纷纷挂出截图的时候,我竟无法参与其中。很悲伤,难道是觉得我是是良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我也是有花人士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发疯

图源 @滚啊滚的木桶 

强行吃糖(

想看阿多岚同居……


私以为他俩同居,一开始还是很和谐的,岚岚说啥阿多就做啥,配合十分默契。然后差不多一两年,小摩擦就明显了出来,主要表现在岚岚嫌阿多多不够浪漫而且迟钝,而阿多,并不能明白自己到底哪儿惹岚岚生气了。

对此奶次估计不会对岚岚说什么,但会以“这家伙不在状态的话也会影响工作(泉总)”为由背地里调解矛盾。

UD还用说嘛,一年前帮着阿多追岚岚,一年后帮着阿多哄岚岚,以薰哥为首各种出谋划策。

……

被自己的脑洞甜到的我也是很凄凉了……想吃粮【暴哭】

【ES|文炼】青叶纺的一日司书记录

*疯狂玩声优梗

*其实是完全无cp向的,如果觉得哪里给给的,那一定是我的恋爱脑的锅(

*虽然本意是想写得好玩一点,但似乎还是过于流水账了

*掺杂了许多自己对角色的理解,日常OOC预警

*最后吹一波敦和纺,石川界人这个声线真好啊!

 

 

 

青叶纺不记得哪儿听来的一句话:

 

“画风不同怎么谈恋爱。”

 

彼时的他有些不知所措地被围困在了小小一间司书室中,围着他的众人倒是画风统一,却没一个同他画风相似。他倒是没那个闲工夫硬要和人谈什么跨越画风的恋爱,他是正儿八经从制作人那儿接的兼职。虽说与偶像活动一点边儿都不沾,可他听说工作的地方是图书馆后立马就应下了。现在想想还是一时冲动,早留点心思多问问工作环境,也不至于身处这般窘境。

 

周围吵吵嚷嚷的争论之声不止,中心人物戴着顶白色高筒礼帽,打见着青叶纺进门就黏了上来,一脸高深莫测一路跟他进了司书室,却看不透他意欲何为。开始还保持了点距离相互试探,后来也不知是踩了什么让对方兴奋的点,连珠炮般的问题砸得青叶纺都有些应接不暇。这一砸不要紧,还没等青叶纺理清思路挨个儿应答,循声而来的人个个好奇心旺盛,愣是把司书室给挤满了。

 

青叶纺起先还想着这图书馆的人可真热情,来了个新人司书还能引起这么大轰动。可他被人围得只能安守一张小小的木椅,怀里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了只狐狸布偶,耳边尽是他连名字都还不知道的人的议论声,倒是把他弄得有些坐立不安。他想着今天的幸运色明明是绿色,那只会说话的猫咪给他的司书服可被他老老实实地穿着呢,连扣子都扣全了,没理由这般窘迫。最后一群人似是讨论出来个结果,列了一纸的字过来望他能念上一念。

 

青叶纺疑惑不已:我记得小杏给我的是司书的活儿啊,难道我走错了地方,这边其实是招的声优?

 

自称江户川乱步的白礼帽这般与他解释:“您误会了,只是您的声音与本馆一位名为中岛敦的作家相仿,不,简直一模一样,所以大家才想看看相似度究竟有多高。如有冒犯,还望见谅。”

 

青叶纺点点头:这样啊,其实我觉得你和我们班日日树君也挺像的,很多方面。

 

 

亏得领他进馆的猫咪及时出现,一嗓子把人都吼了出去,大意是一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司书病假馆长摸鱼,研究进度再拖沓下去下周统统没点心吃。彼时青叶纺尚不知道有没有点心其实都是司书来决定的。他捏着那张才粗略看了一半的纸,看向猫咪的眼睛里闪着崇敬的光。突如其来的念头占据了他的思绪,魔法使与猫可是标配,虽然不是黑猫,可人家会说话,要是介绍给夏目君,大概会像牛顿和苹果的相遇一样擦出不少火花。

 

猫不知道青叶纺这点小心思,刚清完了场子就往书桌上一坐,一爪踩着本《司书工作手册》的封面就要指导新人司书干活儿。青叶纺听得仔细,记得认真,理解速度快得很,连猫都觉得他兴许还挺适合这份工作的。

 

“要不你就留下来算了。”

“不行啦,我还是要回到Switch的,夏目君和宙君还在等我呢。”

 

青叶纺用指尖刮蹭着自己的脸颊,苦笑着只当猫是在开玩笑。

 

不过炼金术师,感觉这工作或许会更适合夏目君也说不定。

 

“你也是刚来,和他们都不熟,让你自己挑助手估计也很耗时间,所以我就还让之前那位来帮你了。”猫咪一副“交代完了就没我事儿了,你自己琢磨去吧”的样子,悠哉地舔起了爪子,“你要还有不懂的就问他,估摸着一会儿就能来。”

 

青叶纺点点头,消化了一下刚吸收的知识,又抬头问道:“那位助手先生叫什么名字呀?”

 

“中岛敦。说起来你们俩声音还挺像的,性格也像。”

 

青叶纺不点头了,他突然就对这位未曾谋面的中岛敦起了兴趣,这其中还包含了百分之三十的期待与百分之三十的紧张。他还记得几十分钟前被围在人墙中,抛过来的问题奇奇怪怪,什么有没有读过中国的书,什么喜不喜欢白老虎。最后那张要他照着念上一念的纸还在他的口袋里,统统跟摆在侦探面前的证据一样,大大的箭头全指向了中岛敦。

 

可其他都好说,白老虎是怎么回事?

 

 

 

 

秋雨的寒意把整个图书馆都染了层寂寥,原本雨点打在窗上的声音应是闹人的,可阴沉沉的天与凉飕飕的空气都让人烦躁不起来,只觉得心里拔凉拔凉的,不知缘由的伤感发展好了能给人灵感,发展不好,就只剩下颓废了。

 

青叶纺与文豪们周围那股子“悲秋”的氛围格格不入,毕竟以往这个天气,他从来担心的都是练习能不能照常进行,演唱会能不能顺利举行,根本没那个时间去悲伤什么。

 

可要说悲伤也不是没有。这世上总有些意料之外让人措手不及,比如你以为是朋友的,到头来只是利益关系;比如你以为已经握在手中的幸福,其实不过是浮光掠影。

 

比如说好了“一会儿就能来”的中岛敦,愣是让青叶纺等了半天找了半天也没见着面。

 

对此,德田秋声这样推测道:“他应该正忙着潜书吧。这几天工作突然多了不少,原本的司书不在,他就自己揽掉了许多。”

 

司书的工作多而杂,留给青叶纺接手的工作更是剔除了最核心的部分,只剩下了杂。总结下来就是做做饭,理理书,记记表。偶然遇见正在做针线活的德田秋声,漂亮的针脚吸引着梦之咲的手工艺部部员,突如其来的兴奋与好奇更是唆使着青叶纺去讨教一二。

 

“我这样算不算玩忽职守啊?”

 

“你不用那么担心的,司书本来就有些缝纫工作。”

 

德田秋声说着就幽幽地叹了口气。抱怨起了那位说着“德田先生拜托了!还是您的手工更得人心!”就把这些活儿都扔给他的司书;又说起了他那几位嚷嚷着要给他开应援会的友人,原以为不过是玩笑话,谁知道连横幅都做好了,吓得他扯过来就给没收了。

 

青叶纺听着听着就笑出了声:“感觉德田先生和我学校里的一位后辈很像呢。”

 

“哪里像?”

 

“嗯……性格上,说像也不是太像……不过声音很像。”

 

德田秋声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你是不是因为我们都说你和中岛很像,所以故意这么说的?”

 

天地良心,青叶纺绝对没有瞎掰,可德田秋声不信,急得他甚至把自己与小学弟少得可怜的交流一五一十列了出来以证清白。

 

“其实我觉得有几位先生的声音也和我的几位朋友很像,萩原先生的声音就很像我们Switch的队长,不过两个人性格一点都不像。”

 

“那你和中岛就很有缘了,你们俩相像的可不止是声音。”

 

青叶纺这大半天下来听得最多的就是他与中岛敦如何如何相似。眼镜几乎已经算不什么可值得一提的相似点了,一轮听下来,都说他与中岛敦都是温柔得有些弱气的人,眼尖些的还能说他俩都是喜欢把痛苦藏着掖着不明示于人的人。甚至有人摘了青叶纺的眼镜,说他们连瞳色都像。

 

只是青叶纺的眼睛是一汪纯粹的温柔,中岛敦的却是温柔里藏着锋芒。

 

青叶纺不太理解这个“锋芒”的意思,德田秋声刚想就这个话题再说点什么,却被尾崎红叶的呼唤声打断,不得不停下手头的活儿先去照顾他的恩师。

 

“说起来,老师的声音,也有和你的某位朋友相似吗?”

 

青叶纺张了张嘴,像是想要说出某个名字却犹豫了一下,随即又垂下眼帘,依然带着一贯的微笑:“是的,很像。”

 

 

 

何谓“锋芒”,何为“白虎”,直到青叶纺见到了那位披着虎裘的青年才幡然领悟。而他彼时与那双仿佛将温柔与狠戾揉碎了才匀成的黄绿色眼瞳对视,周围安静得只剩下淅淅沥沥的雨声还在提醒着他时间的流动。一时间百感交集,竟不知是该先感慨君诚不欺我,还是该愤慨。

 

你们都说我与他相像,哪里像了!我怎么不觉得!他都没戴眼镜!

 

中岛敦的状态不太好,青叶纺还记着这叫“耗弱”,需要司书用洋墨给予治疗。可青叶纺连入门的门框都还没摸熟,自然不敢贸然动用补修室的东西。在他还在慌慌张张地想要找绷带的时候,坐在床上一副生人勿进模样的中岛敦突然开口。

 

“馆长或者猫如果没睡的话就把他们叫来吧,你不会弄。”

 

低沉的声音吓得青叶纺差点打翻墨瓶。

 

“那,那我很快回来。中,中岛先生先好好休息。”

 

可惜的是青叶纺没能找着馆长和猫的身影,又不放心中岛敦一个人在补修室呆着,匆匆折回却瞧见对方一副料定自己会独自回来的表情,一时竟难得地有些不是滋味。

 

“馆长经常会出去喝酒,猫也是神出鬼没的,找不到很正常。”

 

“那中岛先生这个状态……”

 

“我还是能等到他们回来的。”

 

也不知是真心还是逞强,青叶纺觉得自己根本看不透中岛敦,更觉得先前会觉得能与他做朋友的自己很是天真。这样的念头一点点扩大,甚至盖过了他因众人的“欺骗”而感到的委屈,叫他与中岛敦共处一室的每一秒都让他感到煎熬。

 

“他们是不是说你很像他。”

 

“……谁?”

 

“中岛敦,这个身体的另一个人格。”

 

青叶纺懵了,从未有人与他提起过居然还有人格分裂这一出,什么预防针都没打的他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把话接下去。

 

然而一句话把他劈懵了的始作俑者却还想火上浇油:“或许在他们看来你们确实很像,不过我是一点没觉得。”

 

随后一双猛虎般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尚且微张着嘴说不出话来的青叶纺,那个低沉的声音说出的每一个音都仿佛敲在了他的脊背上。

 

“你们是完全不同的人。”

 

钟摆的声音在极静的室内仿佛被扩大了数倍,搅得中岛敦心烦意乱;又或许是青叶纺呆愣住的时间太久,磨掉了他的耐心。当中岛敦再次开口时,不耐烦的情绪毫不掩饰地传递给了对面渐渐理清了思路的人。

 

“我,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青叶纺小心翼翼地说。

 

“问。”

 

“那位中岛先生,戴眼镜吗?”

 

“……”

 

END

 

 

本来还想写表敦和纺哥哥的互动的,然后看了看标题,还是算了吧(其实是懒

总之后来表敦被众人怂恿去和纺哥哥出道了(并没有

get到了一个新笑点

“气得镜花跳起来就给你一刀剃秃了”

不知道为啥,反正我就是觉得很好玩(

˚‧º·(˚ ˃̣̣̥᷄⌓˂̣̣̥᷅ )‧º·˚环境受限,拍不出漂亮的照片,强行拉中也先生和敦敦的立牌来撑场子(。

被抽中真的超开心!!!!感觉自己幸运得可以去当锦鲤(づ口ど)太感谢 @鱼肝油真是冰雪聪明 太太了!!!!本子书签和立牌的质量都超高!!!!!!赞美所有的太太们!!!(●´∇`●)♡

语废词穷,只能不断给太太们打call(ฅ>ω<*ฅ)比心心!

【ES/阿多岚】你怕不是假的柴郡猫

*内含一点点凛泉成分,最近被亲友洗脑,不自觉就……请注意避雷

*一如既往的流水账,我感觉自己已经不会写文了

*本来想作为阿多多的生贺定时发的,然后觉得这东西根本不像生贺……

*请来吃阿多岚!!!

濑名泉生平嫌弃的东西数不胜数,却每一样都说不上讨厌。比如说他很嫌弃他们那个一天到晚闹失踪的国王,每每都要靠着他麾下的新人骑士找回来。回来了也不管事儿,一如既往地把公务全抛给了王后管。可濑名泉就是讨厌不起来他,他心里有一份极为珍贵的记忆,有荣耀有绝望,还有许许多多名为自责的东西揪着他的心,教他自始至终都心甘情愿地忠于这个越发不靠谱的王。

可满王宫唯一仿佛自带雷达,总能把国王找回来的小骑士,濑名泉也是嫌弃的。这回嫌弃的理由却有些离谱,说得好听点,是严师出高徒,不打不压难成才;说得简单点,是濑名泉看不惯小新人嘴馋爱吃甜,总怕他蛀牙长胖。那哪儿像话,逮着就扔出去跑圈,哭也没用,敢冒泪花就加跑一圈。

 

小新人朱樱司怕得要死,委屈巴巴又自知理亏,只敢深更半夜溜进厨房解馋。骑士团内几乎与濑名泉平起平坐的朔间凛月正好也是个夜猫子,大白天的无时无刻不在犯困,拽他被子还要被他咬;一入夜就兴奋,不是在厨房开小灶,就是在弹钢琴,兴致好了还要去翻骑士长濑名泉的窗户。也难怪濑名泉见到他也是一脸嫌弃,最近更有越发严重的趋势,某日逮着在树荫底下摸鱼的朔间凛月,拎起后领就是一顿说教,最后居然还忿忿地冒出一句“你们柴郡猫都这么混蛋的吗”。

 

朔间凛月心不在焉地听着小骑士可怜兮兮地倒苦水,偶尔敷衍地点点头,心里狠狠地把这句话否定了几百遍。柴郡猫是个种族这回事,就跟女神其实是个职业,根本就没有性别区分一样,听起来槽点满满。朔间凛月是个典型的柴郡猫,慵懒狡黠,偶尔心情好了还喜欢恶作剧。可不代表所有的柴郡猫都一个样。这片大陆上,柴郡猫和王室向来不和,却也没人晓得恩恩怨怨究竟从何而来。朔间凛月和自家哥哥闹矛盾后离家出走,怎么也没想起来自己是怎么瞎溜达的,不仅在王宫大门口睡死,还被骑士长捡了回去塞进从来都一副要完模样的骑士团充数。

 

骑士长都对身为柴郡猫的自己没个防备,那王后也跟某个柴郡猫厮混,有什么好奇怪的。

 

朔间凛月并没有正面见过那个与他一起被骑士长嫌弃了几百遍的柴郡猫,他只隐约记得某次翻骑士长的窗的时候,瞟到了某个疑似同族的身影在翻另一扇窗。朔间凛月脑内把整个王宫的地图都回想了一遍,眼看着同族轻车熟路地开窗、翻窗、关窗,才终于是有了答案。

 

“那不是小鸣的……啊,不过小鸣武力值那么高,不怕不怕。”

 

身居王后高位的鸣上岚从未想过,说说要保护他的骑士们其实从来就没正儿八经想要尽忠职守,个个都觉得王后武力值爆表,有什么好保护的,被保护还差不多。若是他知道彼时朔间凛月连去爬他的窗,探探情况的心思都没有,依然毫不犹豫就继续去撬濑名泉的窗,怕不是要气得去掀了朔间凛月的床。

 

可要是柴郡猫骑士真的一个担心爬他的窗,那就不是掀床能解决的事儿了。

 

知道王后和柴郡猫厮混的大有人在,可知道那柴郡猫究竟长得怎样,性格如何的,却是不多。鸣上岚自己也不曾料到,自己会与柴郡猫这个种族这般有缘,不仅招了个骑士是柴郡猫,爱上了的人偏巧也是个柴郡猫,还是个喜欢一声不吭半夜翻他窗子的柴郡猫。

 

阿多尼斯第一次翻鸣上岚窗户的时机着实不太好,彼时他与鸣上岚尚不算太熟,可他不知哪儿听来的话,说柴郡猫就该来无影去无踪,进屋也从来不走正门。于是信以为真的阿多尼斯远远地站在树枝上对着鸣上岚的卧室窗观察了一整天,太阳刚下山就去翻墙扒窗。鸣上岚全然不知道还有这一出,听到声响就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刚见窗外冒了个头就一脚踹了过去。得亏阿多尼斯反应也快,堪堪躲过一脚,却也从高墙上摔了下来,好巧不巧,落在了路过的濑名泉面前。亏得当时天色昏暗,阿多尼斯一落地就跑,根本不管身后濑名泉追了他多少路,在森林里绕得他自己都快迷路了才敢停。

 

事后鸣上岚差点笑岔了气,濑名泉为这事儿不仅加强了王宫周围的守卫,还给宫内所有的窗子外加了扇防盗窗。当然这防盗窗不久就被强拆了两扇,一扇是被朔间凛月拆了的濑名泉的卧室窗,一扇是鸣上岚的,不过这回是他自己拆的。

 

阿多尼斯第二次来翻窗的时候,鸣上岚早早地就守在窗口等人了。他看着阿多尼斯双手撑着他的窗台,与他贴得极近,琥珀色的眼睛安静认真地等待着他的许可放自己进屋。可鸣上岚哪会那么轻易地放过他,他和整个骑士团可是被骑士长教育了好久的防火防盗防柴郡猫,听得饭都不能好好吃了。

 

“人家明天想吃炸鸡块,叫上小光一起。”

“好,还是老地方?”

 

鸣上岚笑得开心,终于后退几步让出身位来让阿多尼斯落脚。

 

“当然啦,人家还从小凛月哪儿要来了新的茶叶,明天就带过去。”

 

阿多尼斯和鸣上岚的初遇说是巧合也不算巧合。在他们看来,他们是被小兔子天满光有计划有预谋地撮合到一起的;可之于天满光,却是70%的巧合加上30%的期待已久。小兔子自小就与阿多尼斯玩得好,兴趣相同,爱好相似。偌大一片森林,许多人都觉得与阿多尼斯或是天满光交流极为困难,可两个当事人却是脑电同频,相谈甚欢。

 

天满光与鸣上岚的相遇相识却是百分百的巧合。小兔子不仅误入了王后的私人花园,还单纯得根本没认出鸣上岚的身份,天真烂漫地围着鸣上岚要糖吃。担得起王后这一重职的人,首要就是聪明。鸣上岚与天满光的脑电波不仅不同频,还偏差了好几个台,可鸣上岚还是跟上了活泼好动的小兔子的话题,听他讲他来时遇到的粉刷匠哥哥们,又讲到他同族的小哥哥们。最后说到森林里被大家称作“最不像柴郡猫的柴郡猫”,天满光满怀期待地问鸣上岚:

 

“阿多哥哥也很喜欢甜点的!我下次可以带他一起来吗?”

 

彼时鸣上岚只是好奇,他见过的柴郡猫不过朔间凛月一人,倒也想看看这个“阿多”是有多不像柴郡猫。可天满光是个容易忘事的孩子,往后几次来蹭吃蹭喝,总是要见到了鸣上岚那双蓝紫色的眼睛和金发,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漏带了个人。

 

“为什么看到人家就会想起来?”

“因为阿多哥哥的发色瞳色是和阿岚哥哥相反的呀,嗯……不过不是同一个颜色,阿多哥哥的颜色好像要更深一点。”

 

直到真正的与阿多尼斯打上照面,鸣上岚才明白了小兔子的意思。阿多尼斯不像天满光,他知道哪里是王室的地盘,也感觉得出来鸣上岚的身份不一般。他追着天满光进入花园,是以为小兔子是误闯;可他接受鸣上岚的邀请一起喝下午茶,还喝得很开心,他就不明白其中缘由了。事实上鸣上岚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就对阿多尼斯产生了兴趣,不过阿多尼斯一点也不像柴郡猫这一点,他倒是赞同得很。

 

毕竟哪有柴郡猫会为了还人手帕特地去翻人窗子的。

 

下午茶喝多了,关系也就深了;窗子翻多了,感情变质也就显得异常顺理成章。阿多尼斯曾与鸣上岚说,其实自己一开始是有点怕他的。阿多尼斯家里有三个极为强势的姐姐,把阿多尼斯从小欺负到大,愣是把他养得一点没有柴郡猫该有的狡猾,看着就老实巴交的。鸣上岚也是个野心大的人,气场上与阿多尼斯的姐姐们相像得很,可又极温柔,于是他的强势在阿多尼斯看来就带了几分可爱,连命令的语气听着都像在撒娇。

 

鸣上岚却不晓得阿多尼斯是这么看自己的。他总被人说有颗坚强的心,可他的心底也有些脆弱的地方,那里装了许多或许悲伤或许温暖的回忆。在某一个悲伤满溢而出打破了他所有坚强的夜里,阿多尼斯非常不会读空气地又翻了他的窗。鸣上岚连眼泪都没来得及擦,就被夜视能力极好的柴郡猫抱了个满怀。阿多尼斯不太会说话,更不会安慰人,他只会在感到怀里的人小声抽泣的时候收紧手臂,把他抱得更紧。他不晓得这个夜晚被鸣上岚暗自划到了“温暖的回忆”的范围里,他只知道至少从那一晚开始,他们的关系就越发不寻常了。

 

骑士长防柴郡猫防得越发谨慎,可他被夜袭的几率却不减反增。鸣上岚安静地围观了许久,心里只觉得好玩,却也还是忍不住提醒濑名泉。

“小泉你越是防着,小凛月就会越觉得好玩。你又不是没看过书,柴郡猫都是这样的。”

 

“是吗,你那只呢,也这样?”

 

鸣上岚几不可见地抖了抖,却不见怯意。他直直地盯着濑名泉半是嫌弃半是怀疑的眼神,内心翻来覆去的都是吐槽,最后说出来的却是:“要是小泉遇到了一个和小凛月一点也不像的柴郡猫,会怎么想?”

 

“那我一定是遇到了假的柴郡猫。”

 

鸣上岚心里万分赞同,可这不妨碍他觉得自己的柴郡猫是最可爱的。比如他某一次调戏阿多尼斯,他们的距离近得可以接吻,可鸣上岚什么进一步的动作都没有,只拉着阿多尼斯的手一晃一晃地说他最近的趣事。阿多尼斯生得很黑,脸红起来却也依然明显,琥珀色的眼睛从躲躲闪闪,一点点变得危险起来,像只饿虎一样紧紧地盯着鸣上岚。鸣上岚脑中的警铃响得甚欢,可他就是不舍得放手。好奇心与一些不可言喻的心情唆使他要去触人底线,可阿多尼斯就是不动,眼神一点点又变得深情,反倒把鸣上岚看得不好意思起来,刚想逃开却反被阿多尼斯猛地抱住。

 

“给人挖陷阱,让人毫无防备地跳下去。就这一点而言,小阿多你果然还是柴郡猫啊。”

 

鸣上岚枕着阿多尼斯的手臂,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小声地说:

 

“不过人家就是喜欢这样的小阿多。”

 

“嗯,我也喜欢鸣上。”

 

“要叫人家鸣子啦!”

 

END

突然很想看敦敦和纺哥哥换衣服玩【声优梗声优梗(

求,求镜花的开花衣装完整图QAQ

找小伙伴偷瞄了一眼她家镜花先生的开花衣装局部图……妈呀我好想看完整图啊!!!!求她开花可她不想打:“你自己抽”我抽不到啊!!!!!!!!!!!!!!!!【暴风哭泣

【es】青叶纺首页相关台词

*不确定有没有漏的角色,如果就再悄咪咪添上(

*lof一次性放不了那么多图,所以用文字记录

*大概会把图放微博吧(

队友:

纺:有的时候我不太能明白夏目君啊……?!

夏目:我们组合里有个前辈,但是他不太中用,你不要抱有太高的期待i。

 

纺:和我不一样,宙君也很有特点,真是太好了~♪

宙:前辈是指和宙一个组合的前辈~前辈和师傅关系很好的~♪

 

社团:

纺:美伽君是个很好交流的孩子~♪

Mika:和阿纺前辈在一起,总是能不知不觉聊很多~

 

纺:宗君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呢?

宗:哼,我是不明白,为什么青叶还能这么站在我的面前。

同班:

纺:红郎君很擅长缝纫哦。

红郎:青叶那家伙好像和斋宫是一个社团的。

 

纺:成鸣君和我一样,也在学校的委员会里工作。

成鸣:纺亲的出勤率还算不错哦~

 

纺:日日树君永远都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很了不起啊~

涉:前代先生很有才能的哦,他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小丑……☆

 

纺:奏汰君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呢~♪

奏汰:「青叶」……「蓝色」……「海水」……呵呵呵♪

 

纺:月永君也是英智君的朋友~啊,应该说曾经是……吧~?

Leo:你说青叶?是那个以前总跟天祥院在一起的家伙!

 

纺: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零君的个性都非常鲜明。

零:青叶君吗……吾辈也很好奇,他究竟经历过什么……

其他:

纺:敬人君很喜欢说教呢,说的话也很需要花精力去理解……

敬人:我对青叶没有特别的意见,只是觉得不能把他丢一边不管。

 

纺:濑名君好像也有很多朋友了呢。

泉:青叶现在不跟我一个班,去B班找他。

 

纺:英智君是我的朋友。应该是朋友吧~♪

英智:过去,我曾经把纺……

 

纺:创君经常来图书室读书~♪

创:青叶前辈是图书委员,是个温柔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夏目有一句其实是关于会长的,但说的却是“你对那个人有兴趣的话,,就去问前辈吧a”。彼时我一脸懵逼,点进去后又是一脸震惊……